紛擾多時的民進黨黨內初選結果即將揭曉,與之相對應的是,國民黨以及後續柯文哲的參選態勢也將漸趨明瞭。

目前來看,無論是韓國瑜,還是郭台銘,亦或是柯文哲,都與建制色彩濃厚的蔡英文、賴清德在政治風格上形成鮮明對比,前3者或多或少都能與美國總統川普做一番同質化的比較。而在全球反建制的思潮之下,他們自然也更容易成為媒體寵兒,更重要的是,更容易成為選民表達對現狀不滿的情感寄託。

全球反建制思潮

換言之,川普之所以能夠脫穎而出而讓大批政治觀察家大跌眼鏡,並非毫無緣由。雖然很多人都對川普的衝動決策與誇張言論深感不屑,但毋庸諱言的是,川普照顧到了相當多美國人的焦慮心情,就以「讓美國再次偉大」為例,很多人或許只是將之視為一種美國民族主義的廉價消費,殊不知對工業區深受全球化之苦的美國人來說,這毋寧是一種對個體尊嚴的重新認可。也正是因為川普能夠抵抗所謂的「政治正確」,支持者對川普的支持也將難以轉移,而變成鐵票部隊,所以即便川普造成這麼多爭議,他依然還是下屆總統的最大熱門人選。

用川普的例子來審視台灣的選情,即可知道台灣社會或多或少也瀰漫著這樣一種情緒。蔡政府高舉進步大旗,看似帶領台灣走在全球「進步」浪潮的風口浪尖,但實際上,台灣社會的相當多數並不認同,更重要的是,這種不認同本應是立場或者意見之爭,但「政治正確」的處理方式卻讓這些持不同主張的人被打上「保守」、乃至「反動」的標籤,現在就連某些自詡進步的人士也開始反思,過去的作法是不是忽視了對立面的聲音,而輕率的將之汙名化。

就以軍公教為例,雖然蔡政府官方在執政後多次表達對這一群體的尊重之意,但仍然頻繁出現對之進行人格抹殺的言論,所謂「米蟲」就是其中最讓這些人無法釋懷的詞彙。這些被蔡政府及其支持者汙名的人,與其說是在捍衛自己的權益,不如說是渴望為自己的名譽平反,所以當有人站出來為他們講話,喊出2020一定要讓民進黨下台的時候,他們的感受就只有「感動」,恐怕很多人也不認為自己的權益真的會回到過去那樣,但這種認同的感受卻是最寶貴的。

無論是韓國瑜、郭台銘還有柯文哲,其實都注意到這些群體,也都以自己的方式表達對他們的支持。但顯而易見的是,不同的作法顯然會出現完全不同的效果,柯文哲以其慣有的戲謔風格嘲諷蔡政府,並替軍公教群體講話,如果沒有其他競爭者,或許這種方式還能取得一定成效。但是,現在韓國瑜和郭台銘都在加碼表達支持,這時候柯文哲的主張就不完全繼續贏得這部分選民的認可。

韓國瑜具感染力

但是郭台銘的作法依然訴諸理性,結果就是被人認為與庶民距離太遠,這種批評並非強人所難,畢竟尊嚴這種無形的東西,需要的是被尊重,更需要的是勇敢的捍衛,在這方面,韓國瑜無疑充當了最大鼓手,因而他的支持群體最熱血,也最具感染力。

事實上,比起郭台銘的商人屬性,以及柯文哲的素人屬性,韓國瑜最不像川普,然而,無論是商人屬性還是素人屬性,都不過是川普的外在標籤,幫助川普贏得大選的關鍵,在於他抓住了受傷害群體的人格尊嚴,這也正是韓國瑜的成功關鍵。無論是讓「美國再次偉大」還是「高雄發大財」,其實都是口號,背後其實不是理性算計,而是人格尊嚴的復歸。

(作者為《旺報》特約主筆)

#川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