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億年前,產生了一個大爆炸一場大爆炸揭開了宇宙誕生的序幕。46億年前,有了地球,然後有了生命,有了人類; 有了難以説明白的人類文明,也產生了現代工業文明。

西元1104年在威尼斯的造船廠arsenal,出現了「Factory-工廠」。這個英文單詞出現比工業革命還早了數百年。所公認的現代工廠,則是1761年才誕生在英國伯明罕, 這蘇活製造廠直到1990年都還在運作。

工業革命,推動的集中管理、標準零件、大量生產和一貫化作業,界定了「工廠」的意義:那是一種為了專精與管理、為了方便與效率而發展出來的建築物。

工廠的存在也牽動了鄰近城市的樣貌和生活方式。在工業革命的初始,工業城儼然是「生產之神」、「工廠」成為設置在人類社會、一種非宗教性的廟宇。

初始工廠給人的印象:巨大的、特異造型、吞吐著濃厚雲霧的煙囱、高聳的圍牆,神秘而疏離,與社區幾乎不相往來。工廠和緊鄰城市的關係卻又是唇齒般緊緊相依。當工廠衰敗、淍零後,緊臨的城市也跟著荒廢。底特律,利物浦都曾經走過一段滄桑歷史。

在工業革命兩百多年後的今天,工廠的定義,正一再的被改寫當中...

隨著環保意識的興起,讓所有國家環保法令不斷地提高,企業社會責任以及自我覺醒的普遍。多數企業開始改善工作的環境,重建治理的觀念,注意廢棄物的排放,重視生態環保,努力化解生產與自然環境的矛盾。緊接著,曰新月異的科技研發改變了生產的方式,企業視野的看法,調整了對工廠的想像,並進一步改變工作與生活空間的關係。

工廠最初是充滿良善的意念與美麗的願景的。其實工廠可以是傳遞知識的教室,沒有圍牆的學校,可以典藏文物,包羅各種知識,是休閒園區,原生動植物的保育區及博物館。一個大公園/工廠,是現代進步文明的地標圖騰。

工廠,可以成為世界文化遺產。 烏托邦社會主義者英國的羅伯特歐文,便在工業革命剛開始的蘇格蘭新拉奈克, 發展出一個強調工人福利、有健全公共設施、教育設施與許多工廠改革的模範社區。現在是聯合國認定的世界文化遺產。

工廠,也可以與當地社區緊緊結合在一起。日本的大島造船廠便全力與社區合作,為社區舉辦祭典、市集、與咖啡座,生產有名的大島番茄與番茄汁。 不只振興了當地的產業,更與附近居民共享慶典,互助互信, 共同打造了屬於當地的特殊社區生態。

工廠,甚至可以創建一種全新、獨特的循環生態系統。 丹麥的卡倫堡工業園區,從1960年代便發展出產業社區的共生模式。 汽電共生產生電力;電廠產生的飛灰,成為水泥廠的原料; 再將工業產生的副產品,成為當地農業及養殖業的最佳天然養料來源。 如今在卡倫堡產業共生園區內,已有三十種不同能源與資源結合的關係。所依靠的是有效的系統及人們的互信。

工廠不再是過去危險、骯髒、令人怯步的所在,不再需要遮掩的作業現場,也不再需要阻止人們的靠近。相反地,它擁有許多的資源,可以拿出來和社區分享,改善社區生活品質,成為社區美好生活的重要環節。

同樣跟工廠一樣對社會有重要性的是,人類的垃圾的處理方法。其實評估一座城市是否先進,是否文明,可以有很多不同的標準。 其中最顯眼是城市的基礎建設, 例如紐約的超級摩天樓群、倫敦最早的的城市地鐵、清明上河圖繁華如夢的汴京城的大運河、最早出現城市供水以及污水處理的古羅馬城、 現在當然也可以用5G網路覆蓋率、管線地下化或藝文活動,來評斷一個社會的成熟或先進。

雖然考古學家經常利用古老的垃圾堆來探討古文明 ,但是現在任何一個城市治理,都無法迴避城市廢棄物的處理。

但當城市垃圾堆積如山,無法面對廢棄物處理的困境,城市的運作開始大亂,幾乎無法處理。 這個現象感觸很深: 因為再也沒有任何人可以自己產出廢棄物之後, 就丟給別人,不加聞問,認為它會憑空消失,無須關心與負責了!現在一個城市是否先進、文明, 是要看它有沒有找到最好的方式來處理廢棄物。

雖然廢棄物是人類所發明的名詞, 但是在大自然生生不息、動植物新陳代謝的過程中,都會產生各式各樣的廢物。 然而,這些廢物來自於自然,使用於自然,歸諸於自然,也再生於自然;反覆循環,維持並孕育著乾淨美麗的地球。

人類生於這星球,也是以大自然的一分子。 後來人類有了文明,在漫長的農業時代中,在改變動植物以及自然生態後,開始與大自然分道揚鑣; 但是當時人類的廢棄物, 仍遵守著自然的法則,質能互換,循環再生。

可是從工業革命以後,一切就改變了,人類開始生產一些非自然的產品! 一直到20世紀末,這些非自然的廢棄物問題都還被忽視, 但這是所有人類共同的課題。

現在人類的生產力與破壞力越來越大,越來越快, 開始深刻地影響到地球的面貌以及大自然生態環境。 連帶地,廢棄物處理也隨之變得複雜與困難: 首先是它的數量龐大,即使是大自然可以消化的,也來不及消化。 估計,巡游於太平洋上的垃圾漂浮帶,就比英、法、德三國加起來還大。

人類透過化學及工業合成技術,產出前所未有的材質, 這些材質防水、防火、堅固、可塑,各種功能都有, 但卻考倒了大自然的分解能力。 這些種類複雜、千奇百怪、無奇不有的廢棄物大大增加了分類以及處理的成本與困難。現在,無論天涯海角都可以看到人所拋棄的塑膠以及工業產品。

最後,也是最麻煩的,就是各種長效、短效、直接、間接的有毒物質。 散播於空氣,深入於土壤,殘存於河流或各種生物、各種物品, 這些無法分解的拋棄物對大自然和所有的生物包括人類所造成的危害,遠超出可以想像的風險。

但是,這些頑劣的廢棄物卻都一度是追求美好生活的副產品。 所有垃圾的前世都曾經美麗、好用、可親、可愛過。 一旦被使用過、廢棄了,就變成令人嫌惡的東西。

換個觀點,回到大自然的視角來面對這些廢棄物時, 會發現,處理廢棄物其實就是讓這些已經完成任務的物質, 重新回到大地之母的懷抱。

先進的循環生態工廠就像具有超自然力量的圖騰,緊緊的護佑著廠區和社區, 它增強不同群體的團結精神、重建廠區和社區的血緣關係,並樹立出平衡生態的強烈認同。

工廠、社區和廢棄物處理都是人類文明的重要表徵,維繫著我們的生命與生活, 是保障人類生存發展、繁衍永續的一體多面。就算是21世紀的全自動化、網際網路的世界,生產與廢棄物處理仍然是人類文明的基礎。 當然,如何在生產與生態之間達到個平衡、是現在最主要的課題。

相信追求人類的幸福是一切價值最高的標準,一直向前進的科技也讓許多願景實現,工廠不再僅僅扮演底層的生產。開放、透明、融入、分享、整合、是新的經濟價值, 結合社區、廠區,創造生態聚落的積極作為,更是美好生活的重要環節。

(作者為台泥企業集團董事長)

#工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