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陸最流行的視頻社交網站──抖音app上,時常可以看到用大陸各地方言唱著閩南語歌曲《浪子回頭》的視頻,這是抖音2019年最流行的單曲之一,同名話題已經被提及近5億次。這首喚起不同年齡層共鳴的歌曲,來自台灣獨立樂團茄子蛋,他們在2018年奪得金曲獎最佳新人獎、最佳台語專輯獎,新單曲《浪流連》也入圍了2019年金曲獎年度最佳歌曲。

三千台團上大陸

茄子蛋在大陸的成功只是近些年台灣獨立樂團的一個縮影。隨便找出一張音樂節海報,可以看到,台灣獨立樂團都幾乎占據了海報的「半壁江山」,台式英文抒情的落日飛車,「叫你媽媽去買玩具啊」的草東沒有派對,還有諸如Deca Joins,大象體操等樂團,不僅是各大音樂節的常客,也在中國大陸、東南亞、歐洲、北美等地區舉辦了多次單獨巡演。落日飛車「飛」到了蒙古的音樂節,草東在北美的演唱會一票難求,大象體操被樂迷問及「你們為什麼不來孟加拉國?」他們完全迥異的音樂表達,對都市生活的藝術化解讀、反叛、獨立、自由的音樂精神吸引了世界各個地方樂迷的熱愛。

就台灣獨立樂團在大陸的流行趨勢來看,他們開創了完全不同的風格與工業體系。回顧上一個十年,台灣流行音樂的代表是周杰倫、蔡依林與五月天等音樂人與樂團,他們在建立起自己的音樂風格後,通常有強大的工業生產流程支撐他們發唱片、做巡演,並以此鞏固各自的音樂體系。而這一波被陸媒稱之為「三千台團上大陸」的新潮流,卻通常是小製作、小成本,但善於表達少數、表達不同,並且,他們的音樂逐漸「從地下走上來」,開始進行細緻的編曲與行銷策畫,一些獨立廠牌也針對獨立樂團進行個性化包裝,即便投資有限,但由於個性的表達在網路時代總能很快擁有自己的聲量,一套屬於獨立樂團的「非主流工業體系」,正慢慢成熟。

值得注意的是,在這波潮流流行以前,大陸的獨立樂團、音樂人同樣在台灣擁有極高的知名度與龐大的樂迷群體,這其中最著名的有石家莊樂隊萬能青年旅店和南京音樂人李志。他們曾多次到台灣巡演,他們的音樂態度也間接影響了台灣的樂團與聽眾。今天,許多人都能在草東的音樂表達裡找到萬青的影子,兩岸的年輕世代在音樂中相互影響,逐漸找到獨屬自己的共同語言、在對政治、經濟、就業、學業等一切宏大概念失望後,年輕人最微弱的反抗被寫進了歌詞裡,消解了宏大敘事,也消解了對城市生活的苦悶、對傳統情愛的枯燥與對主流話語體系的厭倦。他們直接描述個人生命經驗,有著充沛的想像力符號與隱喻符號,這背後的現實,是後現代都市的生活境遇。

兩岸樂團相互影響

美國哲學家詹明信曾對後現代的藝術狀況進行過細緻剖析,他指出後現代藝術具有「感情的消逝」、「欣快症和自我湮滅」等特徵,這描述出後工業時代年輕世代的文化境遇,解釋了美國「越戰一代」與西歐「六八一代」的文學與音樂。而與前者相比,在兩岸與東南亞,年輕人正經歷著經濟高速發展、城市迅速膨脹、傳統與故鄉逐漸消逝,詹明信描述的那種場景似乎才剛剛開始,但年輕世代的表達力度卻絲毫不減,獨立樂團們嘗試以無意義的反抗消解意義,以慵懶的浪漫消解社會的自我欺騙,成為這波潮流中一個突出的特點。

台灣獨立樂團的流行,是年輕世代一種新的表達,也是語言的一種新的凝結。主流與獨立之間並不存在明顯的間隙,唯一的區別只在於,誰更能引起年輕世代的共情與共鳴?誰更能用一種全新的音樂表達去消解方興未艾的後現代的都市問題?未來,真正能回答這些問題的獨立樂團將在這波潮流中生存下來,贏得更多樂迷的喜歡,也真正營造出自己的音樂表達與音樂哲學,成為下一個十年,台海兩岸、乃至整個亞洲的新潮流。(作者為北京清華大學哲學系碩士生)

#音樂 #樂團 #落日飛車 #草東沒有派對 #音樂節 #抖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