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高考季節,恐怕是大陸考生及家長最難熬的時刻,家庭與學校的後勤支援和心理輔導也特別重要,考上理想學校猶如千軍萬馬過獨木橋,倘若高考成績不如預期幾乎是世界末日的到來,彷彿台灣聯考年代的一試定終身。然而,大陸高考的現實世界似乎更為殘酷,輿論也認知僧多粥少的大學錄取名額,是導致高考制度極為殘酷的關鍵。

大陸地區1999年出生的高考學齡人口高達1909萬人,依據統計局及各省市教育廳所發布的數據,能順利完成高中學歷或取得高考資格者僅有920萬,意指中等教育階段就已經篩選近半數學齡人口。

而大學本科錄取人數大約309萬,全國一本錄取人數僅114萬,所謂的211大學錄取人數約46萬,985大學錄取人數約15萬。有幸錄取北大、清華的本科生人數為6598名,僅占該年全國學齡人口的0.03%,在大陸考上大學是很艱辛的歷程。

由於現行的高考制度無法做到全國統一考試,公平與否也因地域發展差異而受到詬病。

觀察大陸升學體制的背景架構,某些結構上所導致的差異難以忽略,例如城鄉差距、地區差異及家庭背景等綜合因素的作用下,優秀學生往往多集中在沿海或者經濟發達省分。事實上,也是因為經濟累積、基礎教育設施、家庭背景及家庭參與教育,通常經濟發達地區的教育優勢從初等教育保持到本科教育,高考的公平性就會受到質疑。為改革高考過程中的唯分數論弊病,大陸教育部啟動各校自主招生改革,但自主招生反而擴大地域間的不平衡。

高考制度雖然在篩選上趨近於公平,但僧多粥少的大學錄取名額,實在扼殺學子的學習歷程,讓大陸教育圈思考中國高等教育的未來發展,是否應以英美大學系統為參照對象,鼓勵民營企業或非營利組織來辦大學,一方面是維持公辦學校為主的大眾教育體系,重在保基礎保公平;另一方面是強化私立學校為核心的精英教育,以滿足更高或者更個性化的需求。

近年來,大陸的民辦大學如雨後春筍般的發展,但一般輿論對民辦大學仍存有刻板印象及潛在風險,例如:師資設備一般遜於公立大學、缺乏嚴格的審核和監督、學費較高但學歷未必會被承認。

中國人對「士大夫一身,斯世之俸弘矣」的觀念太深刻,認為學子透過嚴苛考試按等級進入公立學制,較能維持刻苦學習與嚴格自律的本質。公平和效率的擺盪,一直伴隨著高考制度的爭議,現行的高考制度雖有助於公平地篩選頂尖學子,但對陷入高考苦海的芸芸眾生未必是一項激勵措施,反而有一試沒考上終身抱憾而懲罰的心理陰霾,應當要找尋、設計或超越現行的高考機制,為莘莘學子找尋適合的人生方向。(作者為北京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博士生)

#大學 #錄取 #高考 #大陸 #高考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