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台灣政論節目名嘴接連爆料高雄市長韓國瑜有婚外情,甚至連私生女與安家費都出籠了。只是這樣的爆料由於缺乏一槍斃命的確鑿證據,不但未對當事人的支持度造成影響,反而催出6月1日及6月8日分別在台北凱道及花蓮六期重劃區廣場聚集數十萬挺韓的人潮,這恐是爆料者始料所未及。為何韓國瑜的支持度似明顯受到「黑韓產業鏈」爆料的衝擊?答案應是受到全球反體制風的影響。

黑韓產業鏈反助韓

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時,共和黨參選人川普亦面臨許多緋聞的襲擊,三天兩頭就有聲稱與川普發生過關係的女士,在鏡頭前爆料。同樣地,由於上述緋聞也缺乏一槍斃命的確鑿證據,以致未對川普當選總統造成影響。實際上川普勝選更深層的原因,是支持川普的反體制力量,強大到連政治觀察家、民調專家與學者都無法準確預測他會當選。

此股反體制力量同樣展現在烏克蘭的總統選舉上,事前大概鮮有專家學者能準確預測曾為喜劇演員的澤倫斯基,會打敗經商有成的前任總統波洛申科而當選。同樣是經商有成,川普連任的機率頗高,波洛申科卻無法順利連任,關鍵在於能否獲得反體制力量的支持。印尼與印度日前分別舉行大選,現任的總統與總理得以連任,亦說明獲得反體制力量支持的重要性。

印尼總統佐科威以55.8﹪得票,在5年內2度擊敗對手蘇比安托的44﹪,成功連任,所代表的正是反體制的力量,戰勝蘇比安托背後以蘇哈托家族為代表的體制勢力。印度總理莫迪儘管在經濟改革上與民眾期待有落差,但是其所領導的人民黨,同樣是2度擊敗國大黨的拉胡爾甘地及其所代表傳統政治尼赫魯─甘地家族,成為印度國會30年來第一個囊括過半席次的政黨。

反觀台灣似乎亦復如此,前行政院長賴清德曾擔任約500天的閣揆,照理說應屬於體制的一部分,但是因他不在民進黨中央原本的預期與規畫下,參與該黨總統黨內初選,實際上也具備了反體制的條件。因此自從他決定參與黨內初選後的民調支持度,始終不低於現任總統蔡英文,也迫使民進黨中央與蔡陣營必須一再拖延初選時程。

無黨籍的台北市長柯文哲,則更是此股反體制力量的受益者。明明還未正式宣布投入2020大選,競選總統的民調支持度始終高居第2,甚至有2次還成為第1名。經交叉分析,柯文哲在20到39歲年輕人的支持度高,而這些群體正是反體制力量的主要組成分子。更印證此股反體制力量已從歐美吹向台灣,若是此種趨勢不變,明年總統大選誰屬的態勢也就日益明顯。韓國瑜和柯文哲這兩位反體制的指標人物,誰吸引到更多的反體制力量,誰就能獨領風騷。

反體制風吹向台灣

國民黨的王金平與朱立倫從政資歷完整,不過民調支持度始終不高,也就說明此股反體制力量的特點。郭台銘雖然也具有反體制的特點,但是因為被視為與國民黨傳統政治的關係過於密切,以致削弱來自反體制力量支持的能量,未來無論在黨內初選或大選勝出的難度都不小。(作者為南華大學國際事務與企業學系副教授)

#川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