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國民黨初選態勢來看,仍以韓國瑜及郭台銘最具冠軍相。韓國瑜接連在凱道及花蓮造勢,成功讓其民調支持度止跌,並制約了競爭對手,讓他們不敢舉辦大型造勢活動,以免輸人輸陣。就郭台銘來說,其勤走地方和民眾博感情,軟化了原本的權威形象,開始接地氣。就算韓、郭在競選操作的過程中各有斬獲,但是現今的民調支持度仍攀升有限,甚至被「辣台妹」蔡英文追過,為何如此?因為兩人都有相當程度的盲點。

以韓國瑜來說,造勢結束後的民調顯示,其成長幅度有限,究其原因實不難理解。首先,其在高雄市議會的答詢,確實會讓民眾覺得不夠專業,在綠軍市議員連番攻擊下,的確打出一個「缺口」,讓攻擊者有長驅直入的可能;其次,韓在選總統及做好高雄市長間,似乎很難求取平衡,所以常會看到他在其間的尷尬或是無法俐落回應的窘境。

再者,韓在競選總統的過程中也無法提出一個讓高雄市民「雖不滿意但可接受」、具合理性及正當性的論述,畢竟多次民調皆顯示,有超過5成以上的高雄市民不支持他跳攻總統大位,缺了這論述,無疑為對手創造絕佳攻擊點。

另外,他現今得組建的是一個能夠執政、具總統格局的專業團隊,絕非現今市府小內閣可以比擬,然現今似乎也沒個雛形,都可能影響後續聲勢。

至於郭台銘,近來積極下鄉和民眾博感情,又是舔盤子、吃草、夜宿友人家,種種操作雖然能軟化原本威權作風並建構親民形象,問題是,接地氣是韓最強的部分,郭董不斷操作,頂多得個「第二品牌」。是以郭董的相關操作,其實犯了很明顯的戰略錯誤。

郭董在去年被點名參選時有非常高的支持度,其實反映出了總統在治理上的極大問題,就是台灣民眾會認為歷屆總統都太過軟弱,立意良善且應該推的政策一遇民眾反彈,馬上就變成虎頭蛇尾。而郭董被認知是一個雄才大略的經營者、頗具霸氣的CEO,當能明顯區隔或是扭轉歷任總統被質疑軟弱導致一事無成的弊病。但郭董卻放棄了這最能呼應民眾需求的形象定位,卻去追隨別人的路徑。

另一個盲點則是他「拚經濟」的操作,現今只淪為「單點」的陳述,沒有串成「線」,遑論是建構一個具整體戰略觀、能讓台灣經濟振衰起敝的「面」。照理講郭拚經濟的能力應能呼應民眾的迫切需求,但是他卻連韓所建構讓人琅琅上口的「發大財」口號都講不出來,無怪乎自身的優勢逐漸流失。

韓、郭雖是藍軍強將,但操作上卻充斥著極大盲點,若不盡速彌補,最後初選勝出的一方肯定只能落個「慘勝」,連彌合初選衝突都有困難,又怎能面對具執政優勢且擅於操作選舉的民進黨呢?

(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廣告學系專任教授兼系主任)

#國民黨初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