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總統大選戰鼓催人緊,台北市長柯文哲也再度就他不甚了解卻又不得不發聲的兩岸議題披掛上陣。這回他意圖釋放的是中間、善意的兩岸定位,同時再度企圖在兩岸關係上提出一個取代「九二共識」的新說法,意在爭取兩岸議題上的制高點。

柯文哲在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兩岸事務不是國際關係,不是外交關係,是有特殊定位的兩岸關係」;而兩岸交流最好的原則是「遵守體制,改善現狀」。他並說,九二共識已經標籤化,所以「大家也許要發明一個新的說法,讓大家都可以接受。」

柯文哲所說的兩岸事務不是國際關係云云,雖然就柯文哲言是善意,但其實在兩岸關係的發展史上來看,並非新鮮事。在2000年陳水扁執政之前,彼時的國民黨在兩岸關係上的定位就一向如此,甚至直到陳水扁執政後的2002年10月,中共國務院副總理錢其琛還曾把兩岸通航定位為含混的「兩岸航線」,就是要避開「國內、國際」的爭議。

令人不解的是,柯文哲為了避開蔡英文所提的「維持現狀」之說,而改以一個含混的「遵守體制」,這究竟意所何指?「體制」一辭意指或意味一個既存而為人普遍所承認與接受的結構,只是不知柯文哲心中所謂的結構為何?因為這必然涉及憲法層次的問題,所以柯文哲在提出這個說法時,就有義務說清楚。

而柯文哲主張「九二共識」已經標籤化,所以需要發明一個新的說法,讓大家都可以接受,但問題絕沒那麼簡單,這可以從九二共識這個名稱發展過程來看。

大致是,1992年10月底香港會談破局,在中共海協會代表回北京前,我方代表曾提議在可能的範圍內,雙方各自以口頭方式說明己見。3日上午北京海協會來電告謂,對我方海基會的建議「接受並充分尊重」;我方立即覆函海協會;同日稍晚中共海協會發布新聞稿表示,接受各自口頭表示一個中國原則;同日晚間,我方海基會發布新聞稿表示,以口頭方式各目表述一個中國原則,可以接受;至於具體內容,我方依《國統綱領》與國統會8月1日第8次會議「有關一個中國涵義」所做之決議表述。至此,爾後8年,兩岸交流的相對定位,大致以此為準。

2000年政黨輪替,蘇起為使兩岸關係發展能持續平順,使民進黨不願直接面對一個中國議題者可以有緩衝的空間,所以把上這個長期、複雜的過程,以「九二共識」這個名稱來表述。先有事實的發展經過,然後才有這個歸納性名稱的出現。

現在柯文哲要提出一個新的說法,第一個要面對的問題就是,一旦提出新說法後的定義問題;這等於是要把一個中國定義的問題重新提出來大吵一遍。以當前北京和民進黨、台海加美國的情況,情況必然更糟,怎麼可能解決問題?其實,柯文哲所說的「體制」也有這個問題,一旦提出體制說,必定會涉及什麼體制、誰來定義?結果必然是一片大亂。

若這只是為了讓「滬台城市論壇」過關也就罷了,但若要靠這解決兩岸問題,恐是治絲益棼。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兩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