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十萬年前,人類祖先靠狩獵、採集野生動植物而生,之後發生了革命性變化,遠古人類與其他物種的互動形式改變了。人類開始馴化它們,人口因而急速成長,文明便出現了。一般認為,我們今日的文明進展與科學革命、工業革命息息相關,我們已經習慣科技改變人類生活的概念。但鮮少人注意,人類的創新大多奠基於大自然、馴化動植物,以及從它們身上取得資源,例如羊毛、棉花等,這才是影響人類文明演變的重大關鍵。

英國伯明罕大學解剖學教授羅伯茲研究出版了《馴化:改變世界的10個物種》,書中講述10個物種的深遠歷史,從1萬1500年前農業萌芽開始寫起,直到人類有文字記載為止,包括狗、小麥、牛、玉米、馬鈴薯、雞、稻米、馬、蘋果,當然也包括人類自己。如何透過馴化、教養,不僅適應生存環境,成為人類盟友,且影響人類文明的每階段,但這同時也改變了自然秩序,使生態環境陷入危機。這書曾入選《經濟學人》年度選書,被譽為媲美《槍炮、病菌與鋼鐵》、《人類大歷史》的重要著作。

學術界研究指出,動植物的馴化可不是一個「事件」,而是一個「過程」。馴化動植物也會和它們的野生祖先種有所謂的「情慾流動」與靈性上的聯結。以狼為例,早期狼在凍原邊緣的樹林中勉強求生,慢慢地這些狼出現在人類營地的周遭。幾代以後,狼變得更加大膽,開始追蹤人類,當人類在追蹤大群麋鹿而遷徙時,狼群就跟在人類身邊 ,甚至加入狩獵行動,從倒下的獵物中獲益。經過幾代之後,最友善的狼開始會搖尾巴,牠們變成狗了。這些情節是根據現在十分確定的科學事實所描述的。我們現代各種各樣的狗其實是狼的後代,不是狐狸也不是胡狼或郊狼,甚至不是野狗,而是狼。

精確來說,是歐洲灰狼的後代。我們現代的狗跟這些灰狼,基因序列相似度超過99.5%。誰馴化誰?是狼選擇人類,還是人類選擇狼?無論是怎麼開始的,這個同盟改變了人類的命運,也改變犬類同伴的型態和行為。

自然界如此,但擺在眼前的全球政治秩序未嘗不是一樣。川普圈了美國選民,他提出的競選主軸「讓美國再偉大」不只讓他當選,也改變了世界規則,如今更成為中美貿易戰的主要出發點。

韓國瑜圈了韓粉,韓粉要韓國瑜選總統,要在初選加場造勢雲林、台中、高雄。是政治明星左右了選民?還是選民左右了政治人物?是韓國瑜改變了韓粉,還是韓粉改變了韓國瑜?是國民黨馴化了韓國瑜,還是韓國瑜馴化了國民黨?自古英雄造時勢,還是時勢造英雄?很難定論。

(作者為台北書展基金會董事)

#人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