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流崛起,打亂許多政治人物的布局,也衝激了固化的政治生態,許多人不服氣,以為韓國瑜何德何能,竟能掀起這波狂潮。

談歷史,是英雄造時勢,還是時勢造英雄,歷來未有定論。而其實兩者間,也就是個主因與助緣的關係。有時人是主因,時勢是助緣;有時時勢是主因,人是助緣。一件事中兩者的比重如何,不同人有不同判准,但總須兩者合觀,才有較全面的掌握。

韓國瑜的崛起也一樣,他固然有獨特的條件與魅力,但為何這些年都未能有一片天地,正因時勢不同。這時勢指的是庶民的崛起,有這,才有韓流,而韓國瑜就在這時勢中扮演了點燃引信、引領方向的作用。

正是這庶民的崛起,才能解釋為何民進黨執政失敗,大眾的心卻並不就轉移到國民黨身上,如果見不及此,真以為民進黨的失敗就是國民黨的成功,那就大錯特錯了。

正因此,談韓流,人之外,其實更該關注這時勢是怎麼形成的。而說這,就得先從庶民的特質說起。

庶民,是常民百姓、芸芸眾生,換句話說,他不是菁英,沒有任何突出搶眼之處,雖是社會的大多數,卻常是可以不被討論的大多數,這裡的每個人在社會論述中都只是統計學上的一個數字而已。

這樣的庶民沒什麼大志,價值觀也單純,通常也不敢有什麼非分之想,共同的特徵是在日常中行其本份,默默活著。

正如此,檯面上的物起物落、人來人往,對他們都不那麼重要ㄚD這些人讓他們過不下去。

以台灣來講,經濟再差,絕大多數人也還能溫飽度日,所以政治就讓你們藍綠去玩,再如何,也就是閒來街談巷議而已。

然而,這些年又是怎樣的轉變,讓他們要集結而發出怒吼呢?

原來,我只想守著一份軍公教工作,退休後好好過日子,怎麼忽然政府的承諾變了?不只變,還說我是米蟲,但我偷誰搶誰了?罵我的政客名嘴哪個不過得比我幾倍好?

原來,社會變動劇烈,家幾乎成為我唯一的避風港,守著另一半,養兒育女,這是開天闢地以來就如此的,人也是這樣才能來到世間的,怎麼婚姻不再是一男一女之事,有愛就可以了?更糟糕的是,我還成為了「異性戀霸權」,說「反同」就是「反智」,這道理我怎麼也想不通,不生兒育女,不一男一女,要在一起,用別的稱呼也就行了,名實要相等嘛!怎麼就說我們獨占了婚姻的名份,這明明是兩種不一樣的事嘛!

原來,不要核電我也贊成,但千萬不要核電就缺電,核電有潛在危險,但同樣的事可多呢!問題是要管好,說這我又不懂了,放著最新的核四不用,用核一、二、三的老機器就安全了?還有「我是人,我反核」,那我就不是人了,講這話的人用核電廠的電搞不好比我用的還多。

原來,殺人償命是天經地義的事,怎麼現在將死刑犯處死是不文明的,他們說罪犯會如此,大家都要負一定責任,但我條件差,我也沒就去殺人啊!我這不殺人的為何要為殺人的背負一定責任?真這麼算,那誰都會找個理由去做壞事了,你對壞人將心比心,那你怎麼不對受害人將心比心?

原來,說自由化台灣才有前途,但農產品怎麼變難賣了,說我品質不好,說我趕不上時代,但政府政策不就是要先照顧好自己人嗎?我好不容易賣到大陸了,你又說我只圖溫飽,跟畜生就沒什麼差別。說中國是敵國、我們不是中國人,但你們選總統怎麼也到處拜中國神,尤其是媽祖?

這是庶民的心聲,但庶民想不通的地方,卻就是知識菁英最得意之處。這些年,知識菁英就這樣用自己定義的「進步價值」,時時凌遲著這些小老百姓,小老百姓可以生活過得苦,但看著這些知識菁英占了便宜又賣乖,積壓的怨氣已達臨界點,只待韓國瑜一出現,引信點燃,就全面爆發。

不去看知識菁英這些年的傲慢與異化,動不動把庶民的反彈打成是反智的民粹,你就無法認清韓流。庶民崛起,該檢討的何止是傳統的政治人物,更就是這些傲慢異化,掌握話語權,獨斷談著「進步價值」的知識菁英。

(作者為台北書院山長)

#庶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