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拋"總統級議題" 韓國瑜訴求花東交通建設

韓國瑜市長在造勢活動中提出3項後山交通政見,包括蘇花改二期工程盡速完工、完成國道六號東延花蓮、建成環島高速公路網,以帶動「後山」經濟成長,共享台灣發展果實。3項政見一出,花蓮鄉親們紛紛讚賞,因這的確是花蓮人長久以來的心聲。

但有交通部官員匿名打臉,認為國道六號東延會遭遇地熱、湧水、岩爆、斷層等極端困難,不具可行性。蔡總統也在受訪時表示類似看法,還提出馬政府也做過評估,因困難度高而放棄。

但立刻有人提出蔡總統曾有此許諾,隨後又被澄清為不同路段。其後,媒體人黃暐瀚以花蓮縣議會出版品報導,顯示蔡總統在參選期間曾表示選後會將國道六號東延列為優先興建項目。但此種說法又遭蔡總統否認,本案成了最新版的政治羅生門。

交通部和蔡總統迅速撇清,看在花蓮人眼裡,想必傷心難過,一個「民之所欲,常在我心」的政府和領導人,對於民眾殷殷企盼的重大建設,斷不會以如此決絕的態度,毫不思索地加以否定拒絕。顯然,在蔡總統和交通部官員的眼中,此事關係到選舉,絕不能讓可能的競爭對手得分,至於當地百姓福祉,重要性絕對低於對政權的捍衛。因此,一個比較有同理心的回應,例如:「過去政府曾經評估,因可行性不高而放棄;但政府關心東部民眾權益,將再度評估最新科技。若能克服困難,將列為優先施政項目…。」這樣的場面話,都無法從蔡總統口中說出。唯選舉利益是尚,未必真能捍衛政權,卻先失去了一個領導人該有的態度和襟懷。

事實上,科技的發展日新月異,5年前的科技和今天就會有所差異。因此,就算馬政府在民國99到102年曾經評估為不可行,也已經是6到9年前的事,許多困難可能都已有方法加以克服。特別是中國大陸,新造高速公路的進步真可謂鬼斧神工,近乎上天下地無所不能。在這種情況下,要台灣民眾輕易相信國道六號東延不可行,大部分民眾會打上大大的問號。

若台灣真的沒有足夠的人才和技術,中國大陸或其他國家也會有,那麼就應開國際標,請境外企業協助完成;或由國內相關企業聘請有技術和經驗的專家來協助完成;甚至可以先開國際研討會,探討此項方案的可行性,再來決定是否列入規畫,這些大概都是民眾可以接受的決策。既然是東部民眾的長期盼望,也是台灣平衡區域發展的重要途徑,就不宜以此輕率態度,斷然否定民眾的需求,讓東部民眾對政府感到心寒。

前立委蔡正元曾在社群媒體透露,他詢問參與大陸西藏鐵路和雅康高速公路的工程師看法,對方認為此項建設一點問題都沒有,而且和西藏鐵路及雅康高速延伸到拉薩相比,「困難度不到1/10」。

的確,雅康高速公路是京昆高速公路(北京到昆明)中,在四川境內的一段,跨越多條水系和13個地震斷層帶,地勢險惡應和中央山脈相仿,全由高架橋和總長41公里的隧道組成,最高的大橋橋墩達220公尺高、相當73層樓高,被稱為「雲端上的高速公路」,延伸到拉薩段想必更加困難。我們不是工程專家,無法判斷這種說法之真偽,但以中國大陸地貌高度複雜、高速公路之進展全球居首、北京清華大學土木系被美國雜誌評為世界第一的狀況而言,目前有能力克服國道六號東延困難的可能性頗高。政府若真的無法直接開國際標或邀請境外專家協助,可以先舉辦國際研討會,邀請兩岸和國際頂尖專家與會,共同診斷計畫的可行性,再決定是否列為優先項目,以解決數十年來東部民眾無法融入中部「一日生活圈」,長期淪為台灣二等公民的痛苦。

有部分人士認為東部應維持現狀,作為西部人旅遊的「後花園」,不宜「過度開發」,以免破壞環境,但這只是一種歧視東部的自私心理。企盼一套合理的交通建設,是東部人卑微的正義訴求,台灣民眾的素養也早就足以維護一個環境良好的東部,切莫為了選舉而犧牲了東部的權益和發展。

#韓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