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會打到何時?這個問題應該是暫時沒有答案。因為,這場中美貿易戰表面上看是經濟問題,是徵收關稅的問題,是技術禁止問題,是金融問題及政治問題等,但實際上這只是表徵或表面現象,這次中美貿易戰的實質其實是成熟的市場經濟體制與中國的社會主義經濟體制的競爭問題,是兩個不同的意識形態國家的競爭問題。而這個問題是一個長期問題,短期內無法解決,但這個問題總是會從社會經濟等層面以不同的方式顯露出來。

我們只要看看,無論美國總統川普是如何胡說八道、出爾反爾、信口雌黃、謊言連篇等,甚至違背現代社會及經濟最基本的法則,但總是有一波人跟隨之、附和之,最後把他推上了美國總統的寶座。其實,就這點而言,中美之間的貿易戰已經並非是經濟和政治問題了,而早已經上升到了意識形態問題。即不同國家意識形態信仰的是什麼、價值觀是什麼?那麼這些國家對經濟及政治問題處理是不同的,所以這些問題是無法用技術性的經濟政治方案得對解決的。

所以,當中國與美國面臨巨大的衝突時,川普希望一輪又一輪的徵收關稅等經濟手段來解決這個問題,來攫取川普所認為的美國利益,估計這只能是緣木求魚,所起到作用十分有限,甚至於或者兩敗俱傷,或是起到的作用與目標相反。

可以說,無論是中美貿易的順差還是逆差的問題,這些都是規模化經濟、專業化分工、國際貿易的結果,沒有這樣的結果整個現代全球經濟就無法確立,各國人民的生活福利也無法提升。在現有的以美元為主導的國際貨幣體制下,美國的貿易逆差基本上是美國人民分享到全球專業化分工及規模經濟最大的成果,而不是其他國家占了美國什麼利益。

比如美國的消費者其薪資水準高於中國消費者7倍以上,但美國消費者所購買許多商品的價格反之低於中國消費者所購買商品的價格,看看美國人民分享全球各國經濟分工的成果有多大。因為,其他國家貿易順差獲得的收益是支付的美元紙鈔。而對美元紙鈔來說,美國幾乎是無成本印製。試想,這樣的貿易關係,美國除了占大便宜之外會虧到哪裡去呢?但是,川普則是借助於中美兩國意識形態不同而不明就裡挑起了這場全球貿易戰,特別是中美貿易戰。川普的目的還是其短期的政治利益最大化。

目前,一年多來的中美貿易戰已經進入白熾化的階段,川朗普希望通過徵收關稅及技術封鎖的方式對中國進行極限施壓,以便讓中國政府在這些問題就範,實現美國所謂的利益最大化或川普短期政治利益最大化。比如川普先是中國出口到美國600億美元商品徵收25%關稅,接著又對2000億美元中國出口到美國商品由徵收的10%的關稅提升到25%。以及最近川普還在威脅對剩下的3250億美元的中國出口到美國的商品徵收25%的關稅。

有報導說,美國貿易代表(USTR)將在17日起展開為期7天的關稅聽證會,就美國政府對另一批價值3250億美元中國出口到美國商品加徵25%關稅,聽取美國零售商、製造商等業者的意見。有媒體估計,這批對出口美國的中國商品徵收25%關稅最快7月2日以後才能啟動。

6月14日川普對福斯新聞說,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月底要不是跟他碰面重啟談判,已經無關緊要了,因為美國現在已經在對中國商品收取10億美元的關稅。川普相信,最後中國政府將跟美國達成協議,因為中國必須如此。中國目前正在付10億美元的錢。川普還再次指責中國操縱人民幣匯率,說中國付了千億美元,川普對中國2500億美元中國商品徵收25%關稅,中國通過人民幣匯率貶值給出口企業實行補貼等。

而且川普一而再再而三威脅,如果中國的領導人不到談判桌來會談,將對中國3250億美元商品徵收25%關稅。對於川普這些顛三倒四、謊話連篇、邏輯及思想混亂的言論,無論川普如何極限施壓,無論川普如何自說自話,中國政府最好的辦法就是不要理他。因為,對於這種人,無論如何與之進行談判,最後的結果一定是讓理性人沮喪。他的問題是要感覺到沾了大便易才會甘休。

如果中國政府真的不理川普,川普真的對中國出口對美國的商品全部徵收25%的關稅,這當然會對中國的經濟造成很大衝擊和影響,但這些衝擊和影響卻是短期的。至多一二年,但是如果中國不理川普的言論,不再與之談判,受到衝擊與影響更大的是美國的消費者及川普自身。

因為新一波的3250億美元中國出口美國的商品一旦被徵收25%關稅,等於對中國出口美國的全部商品都得徵收25%的關稅,其中包括手機、筆記本電腦、玩具、遊戲機、電視、服裝等民生消費品。最後增加關稅的負擔只能讓美國消費者來承擔,讓美國的消費者購買更貴的商品。對此,美國沃爾瑪(Walmart)、目標百貨(Target)在內的美國600多家企業6月13日發出聯名信件,促請美國總統川普解決與中國貿易爭端,因為這會嚴重傷害美國企業及美國的消費者。同時,美國代表農業、製造業、零售業與科技業的150多個產業 組織,成立「關稅傷害心臟地帶」的全美運動,要求解決中美貿易戰的問題,減少對美國企業及美國消費者傷害。

如果中美貿易戰就這樣持續下去而不與川普談判,可能會造成兩敗俱傷,但這種衝突和影響受到傷害最大的應該是川普自身。?為,這不僅會全面傷害美國企業及美國消費者的利益,也會讓美國民眾感覺到川普沒有能力處理中美貿易摩擦的問題,從而另選高明。可以說,這是川普當前及未來一年多的時間裡最大的風險。

對於中國政府來說,要清醒反思這場中美貿易戰的意識形態差異性的背景,並以此作當前中國改革之動力。只有通過一系列的重大制度改革,加快中國市場經濟改革與開放的步伐,才是化解未來中美貿易摩擦的良方。否則,即使美國總統權力今後出現更替,中國也可能趕不上社會經濟發展的步伐,中美貿易戰還會持續。對於川普來說,還是那句話,「他強由他強,清風拂山崗。他橫任他橫,明月照大江。」不理之為上!(作者為青島大學經濟學院教授)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