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鬧得沸沸揚揚,讓我憶起兒時的夢幻香港。

1970至80年代的大陸還相當貧窮。我的故鄉閩南是個僑鄉,當時如果村中有親朋好友到香港打拚,很快就會致富,他們是村中最早有電視機和冰箱的,這些遊子我們稱為「香港客」。他們衣錦還鄉後,修路造橋蓋廟起厝,風光得很,讓村民十分羨慕。

當時的香港是我們的夢幻天堂,光聽著名字就充滿美麗浪漫的神秘誘惑。我們想像著一個遍地黃金的地方,沒有貧窮飢餓,憂愁煩惱。每當香港客返鄉,帶來許多洋貨分贈大家,從萬金油到港幣,無一不是新奇有趣,一張港幣,村民小心翼翼傳遞、欣賞、發出嘖嘖驚嘆。彼時香港的一切都充滿著致命吸引力,也是我們無法到達的彼岸天堂。而當時,村中稍有姿色的女孩無不想方設法嫁到香港,那是擺脫貧窮到達幸福彼岸最快的方式。

當時大陸的高考升學率極低,村中若有人考上大學,那是天大的喜訊,因為等於擁有打不破的鐵飯碗。但若有人錄取大學同時又獲批准赴港定居,那會是相當掙扎的一件事,而最終的選擇往往是放棄讀大學,赴港定居,由此可見,當時的香港有多麼令人嚮往。

1997年香港回歸大陸後,我們去香港容易多了,加上大陸經濟快速崛起,香港也不再神秘了,特別是現在大陸有些大城市的發展甚至超越香港,香港似乎也失去了某些優勢,不再那麼璀燦耀眼。香港近日大規模的《逃犯條例》反送中遊行,讓香江再次受到創傷,東方之珠似乎蒙塵黯淡。羅大佑歌曲唱道:「東方之珠,你的風采是否浪漫依然...讓海風吹拂了五千年,每一滴淚珠彷彿都說出你的尊嚴。」歷經滄海桑田的變化,如今誰來「溫暖那蒼涼的胸膛?」這次的遊行,迫使《逃犯條例》擱置暫緩,但遊行還在繼續,期盼事情盡快落幕,香港盡快撫平傷口,擦亮東方之珠,讓香江依然美麗浪漫,璀燦耀眼。(作者為新住民)

#香港 #大陸 #夢幻 #東方之珠 #定居 #浪漫 #村中 #遊行 #貧窮 #赴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