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0(二十國集團)大阪峰會28日即將舉行,全球無不關切「習川會」能否順利登場,以有效解決美陸貿易戰問題。由於大陸對美態度轉趨強硬,美國總統川普失望之餘,開始對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發出挑釁言詞。因而一般對G20「習川會」一事不抱樂觀,全球經濟與金融市場也都反映出悲觀的氣氛。

去年12月1日在G20阿根廷峰會,習川兩人會談氣氛融洽,會後川普宣布陸美貿易戰休兵3個月。3個月休兵期屆滿,談判仍未完成,美國雖立即啟動關稅制裁,但中方仍展現積極態度,經過多輪談判,雙方立場終於逐漸接近。未料在即將進行最後文本確認前,美方推翻前議,提出更多大陸難以接受的條件,甚至將戰火延伸到科技戰,全面封殺華為公司,大陸開始轉趨強硬。

陸美貿易戰升溫,包括中國大陸與美國在內,全球經濟都將受害,世界各國莫不希望習川能在大阪峰會舉行會談,有效解決陸美貿易衝突問題,或至少能為衝突降溫,避免世界經濟與金融市場承受太大風險,但事與願違,面對態度強硬的習近平,川普開始擺出高姿態。

日前川普嗆說,如果習近平不參加G20大阪峰會,他就要繼續提高對中國大陸的關稅,不排除再提高到35%或40%,最終甚至可達100%。川普這番談話挑釁味道十足,不符元首外交禮節,面對川普的挑釁,習近平完全置之不理。

習近平未必會與川普會談,但非常可能如期到大阪參加G20領袖會議。對中國大陸而言,這一屆G20領袖會議事關陸日關係的轉折,亦可望為大陸經濟在全球建立新定位。無論川普如何挑釁,習近平將按自己的需要決定下一步行動。

日本首相安倍雖卯勁交好川普,同時也亟欲提升陸日關係。日本和美國之間也有貿易矛盾,未來川普很有可能對日本施加關稅懲罰,安倍政府必須同時抓住中國大陸這個大市場,以便必要時可用來抵銷美方貿易制裁的衝擊。

美國發動的這場貿易戰,現在是到處點火,只是對中國大陸下手特別重。而其他被美國施壓的國家,大都把陸方市場當作後援;另有某些國家,被美國要求配合其制陸行動,卻也因對陸方市場有所寄望,而在配合程度上有所保留。這就是當前的國際現實。

G20成員結構相當多元,並非美國所可通盤掌控。如位列其中的金磚5國(中國大陸、印度、巴西、俄國、南非),相互交流合作多年,自成一個朋友圈,在這個圈子裡,中國大陸經濟影響力最大,而美國只是局外人。

此外,G20成員中的「老G7」,即美、英、法、德、義、加、日,早前是美國帶頭的政經同盟,惟近期在川普保護主義影響下,自求多福的離心現象愈趨顯著;如義大利,於今年稍早正式加入大陸「一帶一路」建設計畫,擺明不再完全寄望美國。

正在忙著「脫歐」的英國,也頗想未來同時和美國及中國大陸發展經貿合作關係,以補足脫歐後的市場缺口。英國原是美國最親密的盟友,但如今在經貿上不會再唯美國是賴。

在當前複雜微妙的國際形勢下,習近平出席G20大阪峰會時,實可大力宣揚大陸當前傾力對外擴大開放市場的政策方針,及其已有成效,以讓大陸成為各國領袖不敢忽視、比美國更可靠的「市場選項」。

其中最能展現大陸影響力者,應是推動陸日韓三方自由貿易協定,使東亞經濟整合具體化。因而習近平不妨藉大阪峰會場合,與日本、南韓領導人就該自由貿易協定作會談,及共同設下協定簽署、生效目標時間點。

這種作為,可凝聚國際上反對貿易保護主義的力量,以制衡美國川普政府的貿易戰攻勢。而所謂制衡美國,倒不一定要迫使美方完全取消對陸貿易戰,而重在挫挫美國銳氣,讓後者不再接連不斷地對陸提出不合理要求。像川普動不動就威脅陸方「你若不怎麼做,我就逕行對你加稅」;這種居高臨下的傲氣,確須被制衡。

川普個性變化無常,習近平參加本次大阪峰會之安排,無須太過在意習川會能否登場,但要加強國際經貿聯結,形成制衡美國的力量。若有習川會,習近平可憑藉大陸形塑的「全球經貿唇齒相依」結構,向川普據理力爭,讓其知曉「過度打壓陸方,必傷全球,也將拖美國下水」。

若無習川會,習近平在G20峰會上所展現的全球化格局,亦可影響美方決策,以降低美陸貿易戰惡化風險。陸方操之在我,有主動出擊餘地。

#旺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