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計畫和網紅「館長」舉辦「拒絕紅色媒體 守護台灣民主」遊行,其實這兩人最後搭配並不讓人意外,一個是滿嘴三字經的網紅,另一個是太陽花運動崛起的政客,他們的想法風格其實就是太陽花的延續,希望再掀當時的風潮。

儘管如此,比起5年前,現在已經有許多事實對照足以反映太陽花的本質以及黃國昌的能耐。馬英九時期,大陸政府將台灣詐欺嫌犯從海外引渡回大陸審判,黃國昌在立法院上對著法務部部長羅瑩雪咆哮,像一隻嚎哮的野狼,但蔡政府時代,大陸政府將台灣詐欺犯一批批的從海外抓回大陸,人數和次數已經多到不是新聞,黃國昌卻似雲淡風輕,事不關己,成了一隻溫馴的綿羊。

要了解蔡政府和時力的政治性質,首先就必須回到太陽花的原點,因為這決定了後來的發展,也提供了如何面對他們的思考。太陽花帶著反中的性質,利用台灣年輕人對大陸缺乏自信和恐懼的心理,如果運動只作為政治態度的反映,那不過是民主的一環,問題出在他們使用了非法的手段,在民進黨的掩護下占領立法院,非法侵入行政院。又在立法院院長王金平的縱容下,長時間的霸占立院。這種無視法治的粗暴行徑,包括學生頭頭自行檢查出入立法院的人員,帶領暴民包圍《中國時報》,攻擊不同意見的立委座車。

種種法西斯行動本來應該受到全民的唾棄,並喪失群眾基礎,可是在兩年後的地方選舉和總統大選中,法西斯集團反而獲得大勝,為何如此呢?其實只要看德國的歷史就很清楚了,納粹法西斯採取殘酷鎮壓對手,攻擊猶太人等等的野蠻行為,卻還是在大選中不斷地獲勝,根本道理就在於他們的對手太鬆散軟弱,無法形成組織性的反制行為,所有的話語權和政治主動權全掌握在納粹法西斯集團的手中。

民眾無法在短時間裡判斷政治的大是大非,他們看到的是反對黨缺乏孚眾望的領袖,鬆散無力,沒有號召力,沒有凝聚力,反而納粹法西斯集團目標明確,行動一致,宣傳無遠弗屆,最後把謊言說成了真理。於是民眾在集體受騙的情況下,把票投給了納粹,這就是威瑪共和的悲劇。

這就是太陽花極右法西斯的真面目,由學生頭頭衝撞,民進黨破壞法治,甚至事後還繼續占領立法院主席台,馬英九政府空有多數,卻束手無策,猶如一盤鬆散的沙子,讓法西斯予取予求,人民失望,甚至厭惡,以至於多數票轉向了民主的破壞者民進黨和時力,法西斯集團取得了選票的正當性,上台後更肆無忌憚。

因此,蔡政府當然把憲法和法律當成廢紙,扭曲所有中立的機關,毀掉台灣30年來累積的民主文化,只為了滿足個人的權力與私慾。過去他們這麼做不但沒有受到懲罰,反而受到選民的獎賞,得到權力後自然變本加厲,即使去年九合一大選受到重挫,也不可能改變法西斯的風格。

黃國昌發動的遊行不過是太陽花法西斯的延續,如何面對呢?答案其實很簡單,也就是要避免威瑪體制的病態弱點,藍軍支持者要有中心信仰、更組織性的行動、更集中的宣傳能量,更直接正面地進行反制。簡單講,用力量反擊力量,無絲毫的猶豫,這是擊潰法西斯的唯一方法。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