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18日拜會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指出中天電視台沒有落實設置獨立審查人,NCC隨即在19日開會決定對中天裁罰50萬元,這是NCC成立以來首度且是唯一一次因電視台未設有獨立審查人而施以處分。

國內電視台未設獨立審查人者比比皆是,為何NCC獨獨對中天開刀,且是在被外界稱為小綠政黨的時力立委拜會後即刻實施,難道不是受到政治力的干預嗎?此情此景,令人想到今年4月間,在行政院長蘇貞昌指責NCC對所謂的假新聞無作為的10天後,NCC就以報導「農民丟棄200萬噸文旦柚不實新聞」為由,對中天開罰100萬元。

這不但是NCC對單一電台的單一新聞報導事件所處最高罰金,更完全無視於中天新聞其實在該則新聞播報後的2分鐘之後就已經澄清,且其後在節目及新聞報導中陸續至少又做出了6次澄清及說明,NCC竟仍照罰不誤且罰金創新高,難道是因為蘇貞昌公開點名假新聞後,NCC急於向長官表態效忠,才會如此蠻橫對待媒體嗎?

繼7年前所謂反媒體壟斷活動後,黃國昌近日又將舉辦「拒絕紅色媒體、守護台灣民主」活動,目標仍是對準旺中集團。問題是,媒體的顏色難道是黃國昌及綠營政治打手說了算嗎?再者,何謂紅色媒體?如果反對台獨、支持統一就被綠營認為是紅色媒體,請問紅色何過之有?憲法增修條文前言明確揭示該增修條文係「為因應國家統一前之需要」所訂。如果獨派的政治主張是台灣人民的選項,為什麼符合憲法的兩岸統一就不能是台灣人民的選項呢?「民主」究竟是誰說了算?

傳播媒體根據讀者、觀眾的需求,規畫其新聞報導,只要內容沒有違法、沒有違反社會善良風俗,誰有資格說三道四?媒體也受市場法則的制約,如果不喜歡某些新聞,觀眾可以自由轉台,沒有人強迫誰必須看某台;若沒市場,媒體自然也得調整走向。

但NCC三番兩次盯緊中天,明目張膽要求降低報導某些新聞的比例,如果中天不從,民進黨政府就開罰。罰一次不夠,再罰第二次,每次都可找不同的理由,甚至以證照換發來要脅就範。不合執政者意識形態的新聞內容就不可以播出,或是必須減少播出,請問這是言論自由、新聞自由的國家嗎?

言論自由的真諦是:你可以不喜歡、不同意某些觀點,但你不可以禁止其發聲。然而,強勢硬修《公投法》、斷送台灣直接民主的民進黨政府,如今更以處分的手段公然干預媒體與新聞自由,還有什麼事是這個政府做不出來的?如果社會大眾對中天所遭受的待遇無感,當心哪天這個惡質、反民主的政府就會逼迫到你眼前!

(作者為作家)

#新聞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