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金改革的制度,隨著來自立法、司法及監察3個部門發動合憲性質疑,引起的辯論方興未艾。其中,「世代正義」是個經常受到關注的議題。什麼是世代正義?所謂的世代正義,究竟是正義還是不正義?其實應該受到檢驗。

一般的印象是,年金改革前的制度,使得退休人員享受的退休金可能優於現職人員的現行收入,將會形成退撫基金無法承擔,須由國庫支應,就是上一代人在用下一代的錢,所以應該改革,以實現世代正義。

這樣的說法,有沒有道理呢?很有一些問題。

首先,世代,不是精確的概念,而是想像中的畫分。每天都有新人進入政府,政府隨時皆是由各種年齡層的人員所組成,年資起點及長短各異,很難截然區分為不同的世代。誰都是這一代,誰都有上一代,誰也都將會成為上一代。每個年齡的上一代人,都是不同的集合。而且,7年9班與8年1班年齡接近的程度,遠遠超過7年9班與7年1班。法律若將7年1班與7年9班劃歸成一代,將8年1班劃成另一代,說7年9班是8年1班的上一代,全然武斷而無道理。更何況7年1班的退休金,可能也有6年9班的支付。所謂世代正義,是個思想誤區,法律上也缺乏明確界定,據之操作必有嚴重盲點的虛構概念。

任何退休金或年金制度,本質上必然打算由明天的收入支應今天承諾的支出,同時必然使用今天的收入支應昨天承諾的支出。如果這就是世代剝削,違反世代正義,所有的年金制度都會違反世代正義,所有的年金制度都不應該存在,也不可能存在。

明天的收入有多少,常常只是未必準確的預測;昨天的支應承諾,卻是今天的明確法律義務。曾在昨天支應了前天的承諾的人,今天若是因為政府拿著預測明天的收入可能不足作為理由,不能享受經由法律承諾支應的權利,這樣叫作正義嗎?明天的正義還沒有到來,今天的不正義已經發生。其所形成的形成兩頭擠壓,也就是兩頭落空,這不但不是正義,而且製造雙重的不正義!

對於明天的預測,與昨天的承諾,不必有、也不該有比較關係。用明天的收入預測改變昨天的支應承諾,是不當的連結,否則今天政府立法為公職人員調薪,不也傷害再下一代的世代正義?

一定要說昨天承諾的數字乃是基於明天的預測而來,做預測的也是政府,不是獲得法律承諾的人;不論預測是否正確,該為預測成敗負責的是政府,不是接受法律承諾的人。

真要認為,明天的薪水不應該比支應昨天的數字更低,那就該用昨天的數字作為明天薪水的樓地板,而不該用今天的薪水作為支付昨天承諾的天花版。下一代合理的期待,應該是明天的薪水會比昨天高,人生再努力、明天會更好的一種動力。

公職人員的薪水與退休金,是由政府的立法決定的,今天如此,昨天也一樣。政府如果可以隨時隨地立法設定新的天花板,用今天的薪水決定去改變昨天的退休金,等於政府只要立法調低今天的薪水,就可以調低昨天的退休金。這不是世代的正義,而是世代的不正義。

以為所謂的「世代正義」是可以用今天的薪水來調低昨天承諾的退休金,此例一開,就會注定明天的世代也可以用明天的薪水,調低今天承諾的退休金。政府寫入法律的承諾可以任由政府動用修法裁量不認帳,司法能說這是憲法容許的正義?

所謂「世代正義」的背後,其實是法律說話不算數。為了節省開銷,政府可以修法改變既有的退休金支付承諾,犧牲政府的法律信用,其實所省者小,所失者大,因為金錢有價,法律的信用無價。世代正義是虛構的正義;法律說話不算數,則是實質的不正義。要用實質的不正義換取虛構的正義,那是緣木求魚,不正義是換不到正義的。如果連法律承諾的退休金也不算數,誰還願意加入這樣的政府呢?

台灣的正義,能夠如此廉價嗎?(作者為東吳大學法律研究所教授)

#年金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