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革熱疫情已開始顯現徵兆,2015年全台近4萬例的慘重災情,大家都應該記憶猶新,方今炎天初始,氣溫居高不下,病媒蚊的防治理所當然是當務之急,可是執政的民進黨滿腦子只有選舉,上從行政院長、立院黨團,下到地方議員,卯盡全力,就是以「卡韓」、「黑韓」為終極目標,幾近於不擇手段非得將韓國瑜鬥臭、鬥垮不可。

向來不公開的行政院院會,民眾看到蘇貞昌在攝影鏡頭前一臉幸災樂禍的表情,以及接連兩天譏訕地方首長「連蚊子都治不好」的荒謬言論,讓人不禁懷疑,民進黨是否存了個「養蚊滅韓」的不良居心,否則,為何高雄市屢屢申請的補助款項,以各種推諉的理由,遲遲不肯撥付,而且剪輯扭曲、冷言酸語,就是要出韓國瑜的洋相。

尤可怪異的是,竟渾然忘卻了2015年高雄、台南在民進黨陳菊、賴清德執政之下,登革熱疫情破表的「豐功偉績」,就逕指目前的20例疫情為不可饒恕的罪狀,莫非民進黨眼中只有藍綠首長的區別,而對全高雄市270萬市民的身家性命安危,視若無睹?到底民進黨是在打擊政敵,還是在懲罰高雄市民?

行政院長之職就等於古代的宰相,「宰相者,上佐天子理陰陽,順四時,下育萬物之宜,外鎮撫四夷諸侯,內親附百姓,使卿大夫各得任其職焉。」格局與器識,才是重中之重,身居其位,不以民瘼為關心焦點,而只知逞個人私怨、意氣,打擊異己,這就是我們如今的「宰相」。

登革熱疫情,事關全台灣全體人民的健康安危,絕非僅僅高雄市的問題,身為「宰相」,當有更宏闊的眼光、更高遠的格局,小鼻子小眼睛的揪辮子、養蚊子,以保衛民進黨政權為己任,置高雄市民生死於度外,蘇院長!或許這招對挽救選情可能奏效,高雄市會爆發更慘烈的疫情,但是「宰相」也者,就成為「劊子手的嘴臉」,在幸災樂禍的同時,你就搖身一變成為地道的高雄市民的「劊子手」了,豈能不慎思明辨?

不僅如此,從行政院長以下,綠營的名嘴、立委、議員,更無一人實心關注到這問題的嚴重性,如此政黨,如此政體,豈不令人寒心?看著韓國瑜到行政院、立法院接連吃閉門羹,就算不替韓國瑜抱不平,至少也得替高雄人憂心。過去民進黨在高雄執政時期,陳菊、陳其邁為了防治登革熱,應該很清楚,人命關天。

或許是輿論的壓力太大,蘇貞昌終於來個髮夾灣,說健康是國民的基本權益,維護民眾健康的決心當然不分藍綠,因此在19日通過全額補助高雄市5300萬元的登革熱防治經費。蘇貞昌的理由是疾管局已經收到高雄市的申請了,「於法有據」。如果蘇貞昌真的心中有高雄百姓,上周又何必在院會當眾酸韓國瑜,直接答應不就好了。

在蘇貞昌和綠營官員、民代的眼中,或許高雄市民是罪有應得、咎由自取的,誰要你們背棄了民進黨,選擇了韓國瑜。在蘇院長含笑致譏、肆意調侃的表情後面,我看到了台灣有史以來最無格調的行政院長和最不入流的政黨。

(作者為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教授)

#蘇貞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