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革熱防疫,本是高雄每年例行工作,如今碰到選舉,又成為民進黨與韓國瑜,乃至中央與地方的攻防大戰。不問蒼生問輸贏,打韓過頭,是民進黨好不容易利用香港反送中為自己宣傳後的一次嚴重失分。

選舉要講求策略,但不論如何算計,不能「輸贏擺中間、民眾放兩邊」。民進黨在眼見韓國瑜為登革熱發愁時,忘了韓的焦慮,是市長角色的分內憂心。失去角色行為的認知後,將韓國瑜視為單純的競選對手,便生出落井下石、藉機滅敵的壞心。

利用韓在行政院會求助而製播酸韓影片,是蘇貞昌得意忘形反失分的第一波失誤。韓已指出蘇不顧院長身分、忽視高雄市民安全後,蘇竟然二度對韓大發酸語,蔡英文以總統身分站於蘇旁,不但沒有把握機會講幾句體恤高雄的話,為蘇挽回失分形象,還在一旁竊笑不已,罔顧民生疾苦。一個總統、一個行政院長,失格失態至這種地步,等於把從反送中撿到的槍,自己改裝成大砲後,再免費送給韓,回轟自己到土崩瓦解的地步。更可笑的是,民進黨的9位高雄立委,竟也不顧選區民眾安危,不願助韓,這種忘了我是誰的表現,立刻就讓自己上了高雄的政治黑名單。

若要問民進黨何以如此失策,關鍵因素有二:其一,民進黨初選結束後,自以為黨內紛爭已除、蔡政府形象上升,聲援反送中,民意支持度更為提高,得意於終於有從谷底翻身之勢,便急於再挫對手,想要多得幾分。完全忘了,攻勢太猛、動作太大,就有進攻犯規的風險。

其二,民進黨忘了,和韓國瑜鬥,勝負判定權不在自家或對方手中,而是在民眾心裡。換言之,和對手競爭時,眼裡不能只有對手,要眼睛看著對方,心裡想著民眾,然後才決定要說什麼或做什麼。這次的高雄登革熱防疫,其實主角不是韓國瑜,而是高雄市民。韓之北上求助於中央,本質上是銜高雄市民之命,進京求援,蘇院長和蔡總統斥責來使,等於是對韓的主子,也就是高雄市民打臉,高雄市民看在眼裡、痛在心裡,豈能不在選票上再次重重修理民進黨。

更嚴重的是,蘇蔡等人沒有意識到,韓向中央求助時,民進黨政府沒有在第一時間善意反映,加快速度撥款防疫,可能會讓高雄市民覺得,民進黨是在秋後算帳,懲罰高雄選民去年大選時的棄綠投韓,或雖然最後會同意撥款,但對高雄市民至少也要略施薄懲才行。

而民進黨更大的失策,是派陳其邁赴高雄做秀後,隨即向高雄撥款。這就產生兩個負面效應。第一,說明中央確實可以撥款。那麼,有銀子,為什麼不早拿出來,還要在那裡廢話一堆呢?其二,撥款就撥款,還要把面子或功勞做給自己人,到底是在幫助高雄防疫,還是在藉機占政治便宜呢?

從這裡就可以了解民進黨為什麼會丟掉高雄了。這個黨已經和高雄人疏遠到完全忘了高雄人的個性,向來是直率剛猛、好惡分明、不拐彎抹角。有疫情,確實需要中央幫助,很簡單的事,趕快處理就是了,講一大堆有的沒的,有時間製作影片,沒時間撥款,誰吃你這一套鬼把戲?

(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新聞系教授)

#民進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