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庸人自擾」寓言,源自春秋時期庸國無端率南蠻諸附庸國軍隊進伐楚國,反被楚國與秦、巴三國聯軍所敗,落得庸都四面楚歌,庸國滅亡。唐代陸象先以此歷史比喻天下本來無事,都是自找麻煩的庸人自擾。

同樣在兩千多年前的古希臘,斯巴達率領盟邦戰勝挑釁的雅典率領盟邦,當時史家修昔底德記述了這場讓古希臘式微的內戰,《伯羅奔尼撒戰爭史》至今仍是國際關係理論中最為重要的著作之一,並創造「修昔底德陷阱論」,認為一個新興大國必然會威脅到當時大國,不可避免的引起戰爭。西方近代學者選出15個大國興起中有11例發生戰爭的歷史,試圖證明修昔底德陷阱的不可避免性。從統計方法判斷中國,如此斷章取義,是不值一駁的庸人自擾,既不同於以仁為本的中國思維,更有悖與中國王道思維一脈相承的中國和平共存、共贏共用、全球生命共同體理念。

100年前一窮二白完全失去自信的中國,全盤西化主張盛行,西方言論在華被奉為至理,形成凡是西方的就是好的凡是論,至今仍有些國內外學者,尤其留學歸國者的一小部分,儘管目睹改革開放成就非凡,總是視西方價值為當然,見樹不見林的自歎不如西方人文財經思想,他們的論述造成一些混淆,對修昔底德陷阱論調竟有深信不疑者。其實西方文豪莎翁也有諷刺庸人自擾的作品,去年美《大西洋期刊》更有文批評美國現任總統的政策是庸人自擾。兩千多年前的庸人自擾寓言,似與當今零和式單邊霸權主義的庸人自擾相似,這並不合美國利益。

(作者為太空工程師)

#庸人自擾 #修昔底德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