滬倫通17日開通,標誌著大陸資本市場對外開放的新里程碑。滬倫通在制度設計上實現突破,雙方市場的股票轉換成DR(存托憑證)即可到本地市場掛牌交易,對中英兩國共同發展資本市場將產生深遠影響。

就在上周,備受矚目的科創板在上海正式開板。科創板利於培育科創企業,亦扮演改革試驗田角色,在發行上市、市場化定價、交易、退市等方面進行制度改革的先試先行,通過增量改革來帶動存量改革。

開板當天舉行的陸家嘴論壇上,大陸國務院副總理劉鶴領銜亮相,分析大陸經濟現狀,探討解決路徑。現場釋放的信號,不管外部環境如何變化,大陸都將按照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的總要求,堅定推進資本市場對外開放。央行、證監會、銀保監會均發布了對外開放與改革的舉措。與此同時,總理李克強在浙江的調研行程中再次支持了雙創,並要求各級政府優化營商環境,為「雙創」提供良好成長空間。

這一系列舉措無疑是眾望所歸。耗時不短的中美貿易戰對經濟發展與市場信心的衝擊效應日現。大陸5月經濟資料顯示,消費回至正常範圍,但生產與投資均回落,製造業PMI跌破榮枯線,新出口訂單減少。經濟整體保持在合理區間,但下行壓力加大。在此之際推出開放與改革的務實措施,是一針及時的強心劑。

從現實層面來看,貿易戰的本質是霸權國對新興大國的戰略遏制,短時期內或難戰略轉向。大陸能否承重巨大外部壓力,關鍵在自身。從長遠的大國競爭力塑造來看,貿易戰背後是科技戰、人才戰、改革戰,保持領先只能依靠不斷的改革開放。在當前內外局面下,我們認為宜按下改革開放快速鍵。

首先,如何看待開放?過去40年,開放是大陸深度融入國際經濟體系、學習外部經驗的管道。今日亦如是。以滬倫通為例,合作可壯大大陸資本市場,亦可學習外部資本市場成熟的管理文化,為國內相關制度改革提供鏡鑒。同時,在新的國際形勢下,開放是大陸留住、吸引外資之舉,亦是重塑國家軟實力之舉。貿易戰帶來的影響之一是部分外資從大陸撤離、一些工廠向東南亞等國家轉移,但大陸經濟發展前景與廣闊市場,決定了外資動向,當下出於外部壓力會做出調整,長遠來看仍然離不開大陸。

隨著大陸營商環境的進一步開放、改善,大陸經濟體磁吸力將不止於市場與勞動力,而是包括了公平度、透明度、政府工作效率等更為豐富的內涵。此外,儘管部分國家走向保護主義、單邊主義,但通過開放維護多邊主義依然是世界上大多數國家的訴求,因而,大陸若能持續開放,並通過亞投行、一帶一路以及加入更多多邊貿易協定來堅定維護多邊主義,則不僅能強化自己的競爭力,更能體現命運共同體擔當,塑造可信、可敬的國家形象。可以說,用大規模、高水準的開放應對貿易戰,將為大陸贏得更加廣闊的未來。

而改革則更具有艱巨性與深遠意義。大陸經濟社會發展出現的問題早已浮現,積累至今日,民間有呼聲加速改革,高層有共識推進改革,但臨門一腳恐怕恰恰需要貿易戰的外推力。貿易戰對大陸經濟發展的內生動力、市場公平、法治環境、企業創造力、科研實力、制度成本等均提出了新的挑戰,最好的應對就是改革。在中美博弈之際,這一改革的緊迫性陡升。過去難啃的硬骨頭到了不得不啃的時候,包括下決心實施國企改革、大規模降費減稅、支持基礎科技研發、建立房地產長效機制等。衡量貿易戰的成敗或影響,不是看一時誰贏誰輸,而是看哪一方在改革上邁出了更遠更堅定的步伐。對美國亦如此,用關稅、遏制等外部手段來解決國內經濟問題,是治標不治本。

對台灣來說,準確研判形勢分外重要。大陸市場的廣闊度以及一系列惠台措施密集落地的友善度,決定了大陸仍是台商投資興業首選的家園。而就滬倫通與科創板兩大利好事件來說,對台灣亦有遺憾。滬台通裨益海峽兩岸,特別是對於台灣來說,有地緣、血緣、人緣等優勢,如能實現絕對是一大利好,亦有助於打造台灣成為又一個離岸人民幣中心。可惜的是,該議題早在2015年就得到大陸官方積極回應,本有望先行,然被台灣官方束之高閣至今。其實,無論以何種理由阻擋、壓制,兩岸資本市場的開放與互聯互通依然是大勢所趨,最符合台商及廣大投資者的利益。

#旺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