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國昌赴NCC施壓! 瞄準中天、學者批霸凌

九合一選舉敗選後,蔡英文政府強化意識形態控制,將主張兩岸交流的社會力量定位為「境內敵人」,把不贊成民進黨反中路線的媒體標籤化為「紅媒」,加以打壓,並修改《國家安全法》製造寒蟬效應。民進黨反民主的操作本應引起社會反感,但意外的香港「反送中事件」,卻為綠營提供了渲染反中情緒的機會,平白送給正重新尋找政治舞台的黃國昌一個表演機會。

蔡政府改革方向錯誤,又操之過急,造成人心背離,九合一選舉完敗。結果不但不知反省,反而歸咎「境外勢力」透過台灣媒體發送假新聞。國家安全局副局長陳文凡迎合上意,宣稱中國大陸正透過在台灣的「同路媒體」,以特定報導內容分化台灣。

民進黨政府及國安局對「紅媒」的指控非常嚴厲,但至今未提出任何證據,也不敢具體點名,讓人不禁想起2018年羞愧下台的前促轉會副主委張天欽,他徒有法學博士學位卻自比東廠,在上班時間召開會議,公器私用為參選新北市長的蘇貞昌助選,一心一意想羅織罪名打擊侯友宜,堂堂閣員竟告訴所屬「間接影射殺傷力最強」這句東廠名言。張天欽雖辭職下台,但「間接影射」的東廠手法,蔡總統、國安局與黃國昌樂於繼續使用。

黃國昌有法學博士學位,又擔任了3年多的立法委員,卻漠視民主法治,靠民粹主義與煽動群眾打造知名度,一路走來、始終如一。黃國昌是從2012年開始以反旺中名義推動反中,當時他還是中央研究院法律研究所副研究員,有心棄學從政。適逢旺中集團獲得從外資手中買回中嘉網路股權的商機,依法向NCC提出申請,黃國昌卻進行民粹煽動,要求NCC駁回申請。當年5月台大新聞所舉辦座談會討論此一主題,黃國昌受邀與會,施壓NCC駁回申請。同時受邀與會的台灣藝術大學廣電系教授賴祥蔚根據憲政主義反駁,主張憲法與法律有明確授權,所謂立即駁回申請,根本就是政府擴權,嚴重違反憲政民主與法制,NCC必須依法核准。黃國昌當場支支吾吾,只講些德文法律術語,讓人莫名所以。

憲政民主國家,政府任何作為都要有法律授權,還要符合憲法理念。請問黃大委員:什麼是紅媒?法律的定義是什麼?如果法律有合憲的規定,也有證據證明中天電視台違法,那麼請NCC直接依法辦理。只是說起來可悲,NCC最近常常不依法施政,而且充滿針對性。多年來NCC面對政黨或民意機關踰越法律授權的要求,經常以「附款」方式應付,但行政法院已明白指出,NCC附款顯屬裁量權濫用。政府機關違法濫權者比比皆是,真是民主悲歌。

如果旺中沒有違法,卻找一群人遊行施壓,根本就是民粹與法西斯。更何況,黃國昌領了3年多的立法委員薪水,並沒有針對「紅媒」推動立法,反而現在大聲疾呼,是要證明自己不適合擔任立委、只適合街頭示威嗎?這種行為只證明自己適合作秀,根本玷辱了法學博士學位,也愧對立法委員的身分及薪水。

講白了,黃國昌骨子裡是爭權奪利,表面披著台獨、反中的虛偽外衣,但只是假台獨、騙選票,過去3年並未見到他推動台獨,最多只是搖旗吶喊反中口號,甚至家人也在中國大陸發展。他聯手民進黨對付旺中媒體集團,說穿了就是3個目的:控制媒體、消滅異己、打擊國民黨2020年總統候選人!

從去年選舉以來,網路流傳一份遭綠營控制的媒體清單,其中有的多年來旗幟鮮明,有的最近經營權綠化,還有的則是自甘配合以換取政治經濟利益。檢視全台新聞媒體,敢站在政府的對立面、監督蔡政府違法濫權行為的新聞媒體,已屈指可數。在其中,最讓綠營感覺不舒服,對民進黨極權執政最有壓力的媒體之一,就是旺旺中時媒體集團。

由黃國昌運作、民進黨支持的這場運動其實不是「拒紅媒」運動,而是打壓新聞自由、消滅異己的戰爭,對反對黨及支持兩岸和平發展、反對兩岸對抗的台灣社會而言,更是避免新聞媒體全面綠化的戰役。旺中集團面對綠營與黃國昌的法西斯手段,當然要奮鬥到底,全體公民也應該認清政客的真面目。更重要的是,反對台獨的總統候選人們,都應該勇敢主動站出來捍衛新聞自由、保護台灣的民主價值。

(系列完)

#中時社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