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央行發布新聞稿表示,外匯市場波動過大,基於維持市場秩序的考量,利用外匯存底進場調節。央行此舉非常罕見,罕見之處不是因為央行進場干預,而是敲鑼打鼓。彭淮南時代,幾乎是不可能發生的事,對彭淮南來說,匯市干預是大忌,是只能做不能說的祕密。而且,過去央行對台幣貶值多樂觀其成,鮮少在貶值時刻進行逆風操作,特別是對比周遭國家的貨幣如人民幣或韓元等,台幣並未超貶,干預舉動自然顯得有點耐人尋味。換句話說,值此外貿情勢趨緊且內部成長動能減弱之際,央行敲鑼打鼓進場干預的背後,透露出不尋常的訊息。

其背後可能與兩件事有關,一是美國擴大匯率操縱國名單,另一是台商回台投資。最近美國在匯率操縱國議題操作上頗為積極,似有全面啟動貨幣戰爭的跡象。例如,5月底美國財政部公布半年一次的外匯政策報告,直接將審查對象從12個增加到21個,匯率操縱國觀察名單,也從原本頂多5、6國,一下子暴增到9個國家。此次台灣雖未被列入,但一旦未來台幣貶值趨勢形成,難保下次不會再被列入。這或許是央行最怕的一件事,因為誰都無法保證接下來川普不會直接對觀察名單成員開刀。特別是日前傳出美國商務部已經開始研擬,未來將對貶抑本國貨幣對美元匯率國家貨品課徵反補貼稅。如果台幣依舊弱勢且對美出口表現持續亮眼,台灣成為美國開刀對象的風險也將急速上升。央行進場干預阻貶台幣,無非是想將這樣的風險,化大為小。

其次,在台商回流部分,隨著中美貿易戰愈演愈烈,台商轉移生產基地似有加速跡象。而面對這股龐大的台商回台投資潮,政府更是卯足全力,端出各式各樣政策牛肉加以因應。例如本周行政院會通過「投資台灣三大方案」,其中一項就是將今年開始實施的「歡迎台商回台投資行動方案」,直接升級到2.0版。主要項目除擴大台商投資台灣的優惠補助適用範圍外,也將台商回台融資貸款額度,一口氣上調至新台幣5000億元,希望藉此更加提高台商回台投資誘因。

問題是,政府大費周章吸引台商回台,可能會被台幣急貶走勢打亂布局。原因很簡單,就如同之前強調,這股回流台商並非從境外搬錢回來,而是直接在境內利用政府提供的低利貸款補貼優惠,進行融資,無法享受台幣貶值的好處,反而先蒙其害。尤其是前期投資需要購置大量資本設備,而這些資本設備大多來自國外進口,如果台幣在短期大貶,勢必會大幅提高台商進口與避險操作成本,進而降低台商的投資意願。

也就是說,央行此時阻貶,同時大張旗鼓昭告天下,無非就是想消除貶值的預期心理,避免台幣繼續重挫,傷害內需的消費與投資,甚至影響台商回台投資決定。作為執政團隊一員,這樣的舉動,無可厚非。只是,貨幣政策應該中立,配合政府推動短期政策,並非央行職責,不是央行總裁該所應為。

長期以來央行獨立性一直為人所詬病,為了特定政策目的而背離中央銀行法賦予的職責,時有所聞。但作為一個國家的貨幣政策最終制定者,行使職權理應超然中立,而非為特定對象或目的服務。就像Fed主席鮑威爾勇敢對川普說「不」一樣,如此才能建立央行的威信,這無疑也是我們央行最該學習的地方。

必須要問的是,央行在這個點位就進場干預台幣匯率,會不會讓台灣暴露在更大的風險之中?畢竟2015及2016年那段期間同樣因為經濟轉差使得台幣重貶至接近34,離目前31.5還有很大一段距離,如果現在就開始阻貶,接下來經濟情勢若更加惡化,我們引以為傲的外匯存底真的足夠因應嗎?特別是當市場普遍預期人民幣即將破7,未來連動效應可能讓台幣貶幅加劇,我們央行真的作好準備了嗎?

#旺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