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場國政願景發表會,韓郭朱順利各言爾志,終於讓奇奇怪怪的國民黨初選,踏上了正軌。這場「三國殺」競局,看來還沒有殺到見骨見血的程度,只是三人如何能提出更多的政策牛肉,相信才是良性競爭的必須。

從產業強人成為政治素人,自稱中華民國最強「外掛」的郭台銘,在發表會前三天,特地找來「超級好朋友」日本軟體銀行創辦人孫正義,同台分享全球科技產業發展方向。

身為日本第二富豪,身價也是郭台銘的3倍有餘,孫正義從來沒有在台灣出席任一公開場合,此次他還特地捎來美國總統川普樂見郭台銘參選的私密談話,看得出來為郭台銘做球的意味濃厚。郭台銘也發出豪語,「如果我當選,孫正義不得不擴大投資台灣!」

但少為外界關注的是,郭台銘希冀孫正義的創投聖手,以及一千億美元規模的「願景基金」操盤經驗,能夠親手拯救與改造勞退基金,報酬率由3%大幅提升,成為他總統新政的方向之一。

孫正義雖然表示樂意提供協助,但軟銀是否能夠實際操盤台灣達4兆規模的勞動基金,可能還得要審視委外代操相關規範,以及主管機關勞動部的歷史經驗。孫正義並且舉新加坡主權基金與淡馬錫的成功經驗為例,直指獨角獸新創產業,確實需要政策奶水哺育。

蔡英文政府希望養出本土獨角獸,國發基金與台杉投資,歷年實際績效與投資回報,各界也都看得到。如果按郭台銘的思路,勞動基金能夠不局限於投資上市上櫃公司證券與債券,也不保守放在銀行定存,而能轉進高風險高報酬的創業投資方向,確實也是新的產業活水源頭。

不過鴻海歷年來也有許多投資新創公司的案例,像是GoPro等明星公司,如今也陸續投入區塊鏈等新興產業,可惜卻錯過了大陸移動互聯網的高速列車。鴻家軍雖然透過大型企業併購賺得盆滿缽滿,但在新創領域的投資成績單,確實值得放大檢視。

最可惜的是小米。小米創辦人雷軍,曾經在早期募資階段時,開出一定股權比例,邀請鴻海認購。雖然富智康是小米的代工夥伴,但當時鴻海上下確實沒看懂小米的「鐵人三項」經營模式。如今小米是全世界第四大智慧型手機品牌,一度是全世界估值最高的獨角獸,去年也順利在香港掛牌上市後,大家才發現,鴻海竟然錯過千百倍的投資良機。

如果郭台銘的「智慧科技島」政策願景成真,台灣成為全球高科技軟硬體發展的試驗田,相信不會再爆發Uber與Airbnb爭議,還能順利收到Facebook平台廣告的高額稅金,大數據與用戶隱私都能留在本土,跨境電商金流物流一切順暢,全面擺脫台灣人在手機上「被殖民」的窘境。

但問題在於,郭台銘初入政治叢林,還沒有運作過國家機器。智慧科技島的理念都很好,勞動基金委外給能人孫正義代操也很好,但是面對陳腐法規與公務體系,最終成果不會被大打折扣?

孫正義也自嘲,曾經錯過了亞馬遜與百度等明星公司的投資機會,但是他對全球新創產業的第一手動態掌握,確實是第一人。台灣政府與電子五哥做不到的事情,希望郭董不論參選過程最終得失,都能信守對台灣產業發展與年輕世代的承諾,持續為台灣「拉攏」孫正義了,不要只是選舉語言。(作者為幣特財經暨KNOWING新聞總編輯)

#孫正義 #郭台銘 #2020選舉 #勞退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