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旺報》及鳳凰網主辦的第九屆兩岸徵文獎,24日舉行了頒獎典禮。《旺報》自2010年初開闢「兩岸徵文」版,公開向兩岸讀者徵稿,以「台灣人看大陸」、「大陸人看台灣」為視角,透過大家的親身體驗,分享彼此觀看的所見所思,次年開始,每年甄選代表作品並舉辦盛大頒獎典禮。經過10年的努力,「兩岸徵文」見證了兩岸大交流的歷史,更深刻反映了兩岸民眾相互認知的過程。

然而,歷史的進程不會一帆風順,總會有些阻礙與曲折。第九屆兩岸徵文頒獎典禮日前於台北舉辦,社長黃清龍致詞時直言推動兩岸交流的艱辛與艱難,上台領獎的大陸首獎得主、就讀世新大學的廖海珊亦感性地說,過去只看到媒體渲染的兩岸和平氣氛,來台讀書後才發現,兩岸之間更存在矛盾、也有衝突,溝通真的很難。

透過兩岸徵文投稿文章的內容,10年來兩岸青年乃至整個民間交流的大趨勢演變,我們曾經總結劃分為4個階段。第一個階段,彼此好奇,管中窺豹,許多人將自己初次的兩岸交流經驗,視為彼此的全貌,兩岸作者皆然;第二個階段,關注彼此社會的諸多現象,發現彼此優劣長短,在這個階段大陸作者頌揚台灣的居多,台灣作者優越感較強;第三個階段,深入接觸彼此,由於政治上的藍綠惡鬥傷害了台灣的民主聲譽,特別是許多針對大陸的歧視性舉措也傷害了大陸民眾的感情,大陸作者也漸發出批判聲音;第四個階段,兩岸徵文也刺激著台灣民眾反思自身,重新審視兩岸,對大陸的種種現象有了同理心。

而第九屆的兩岸作者來文,可以說進入到了第五個階段。這個階段,最鮮明的特點,是兩岸青年的「交鋒」,是那些到彼岸長時間求學、生活的學子,感受生活的艱辛、直面意識形態的不同而產生的磨擦。就如同廖海珊在得獎致詞時所言,「溝通真的很難,連我這樣一個喜歡台灣、了解台灣的人寫的東西,台灣人都看不下去」,只要看到標題,看到作者的來處,就有人開罵「滾回中國」。廖海珊說,渲染仇恨的酸言太多,有一部分台灣文青的心靈高牆,讓人難以跨越。

與廖海珊有同樣感悟的,是大陸佳作獎的一位得主梁穎善,她也是一位大學生,她在文章中寫道,「至少是當下,至少在新生代的觀念裡,兩岸的裂縫比想像中要大,情況比想像中要悲觀。」

過去我們總以為,只有年長者的思維根深蒂固,難以改變對對岸的刻板印象,而青年擁有一顆沒受汙染的、保持探究未知的、勇於接受新事物的心,又有著無國界的網路,可以毫無阻礙地去了解真實的對岸。如果說,大陸有網路高牆,那麼,又是怎樣的高牆阻擋了台灣年輕人的視野與心胸?

前往大陸求學、工作、生活、旅遊的人雖然越來越多,但不可否認,從未去過大陸的,應該至少占台灣總人口半數以上。而未成年人前往大陸的機會,更是少之又少,在成長過程中能接觸到的大陸資訊,絕大多數來自學校的教育、媒體的傳播,以及政府的宣導,還有那些帶風向的政治人物。因此,在教改之後、在綠媒鋪天蓋地的負面報導之下,新生代對大陸的冷漠乃至排斥,也就不令人意外。

台灣年輕人的「心靈高牆」,很大原因是來自於政治的形塑,另一部分原因,則是因為大陸體制難以被理解。儘管大陸這20年來經濟成長飛速,實力增長令美國都要開始圍堵,大陸民眾也因為生活的改善、收入的增加、國家的強盛,越來越有自信,但對於外界來說,「中國特色的政治體制」的內涵到底是什麼,幾乎沒有人可以說得清。

兩岸歷史遺留的問題仍未解,蔡政府上台之後,拒不承認九二共識,兩岸官方往來管道中斷,兩岸官方的敵意與對抗,是會很直接傳染給民眾的。如同黃清龍社長所說,兩岸現狀的複雜性,推動兩岸交流從來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我們立足當下、放眼未來,但不可否認的,我們經常受到曲折過去的牽絆。

《旺報》作為溝通兩岸的媒體,透過兩岸徵文活動讓兩岸青年分享見聞,也提供了兩岸青年傳達思想的平台。我們無須擔憂思想的「交鋒」,反而應該樂見,因為「高牆」本來就是用來推倒的,我們將繼續辦好兩岸徵文活動,讓兩岸青年共同書寫屬於新生代的歷史。

#旺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