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大阪20國集團(G20)高峰會後「習川會」,美國總統川普與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討論了美中貿易問題,也就朝核與川金三會、伊朗核協議存廢及台灣問題作了討論,唯獨對沸沸揚揚的香港「反送中」(《逃犯條例》)事件隻字不提。領袖會議討論什麼議題固然重要,不討論什麼議題,可能更重要。

川普與習近平會中獲致4項協議:美國不對中國增加新的關稅、雙方同意重啟貿易談判、美方同意美國電訊公司有條件對華為供貨、中方同意購買美國更多農產品。「習川會」前的陰霾並未完全一掃而空,但川普改口稱「美中關係已回正軌」,顯示雙方「檯面下」的互動已達到預期效果。

習川二人在伊朗核武協議存廢問題上未達共識,但川普表示這個問題非常複雜,將再找機會詳談。在台灣問題上,習近平要求川普尊重中國在台灣的核心利益,川普答稱美國將繼續遵守「一中政策」。在朝核議題上,習近平顯然「做球」給川普,讓他能在24小時內在板門店非戰區與北韓領導人金正恩進行「川金三會」。

習近平除了在貿易議題上做出相應的讓步外,在促成川金三會方面也使出渾身解數,讓川普取得他所需的外交成就,即使只是象徵性的外交成就,也有助於他在民主黨的對手前「傲視同儕」。

習近平為什麼這麼賣力為川普「助選」?因為習近平也有苦惱,需要美國幫他緩解,至少希望美國不要火上加油。尤其香港問題,無疑是習近平上任國家主席以來前所未有的挑戰,才會決定在中美貿易與朝核兩大議題主動出手,助人助己。他透過國務院副總理劉鶴與商務部副部長兼談判代表王受文告訴美方,讓步必需由中美兩方同時做出。在朝核議題上,他也透過管道告訴川普,他會出訪平壤竭力促成「川金三會」。

大陸對美國駐香港與澳門總領事唐偉康一直有意見,認為他過度抨擊香港政府與一國兩制,3月間香港青年民建聯10多位區議員曾前往美國總領事館抗議。6月12日立法會準備通過嫌犯可移送中國大陸的《逃犯條例》,百萬港人上街抗議,7月1日數十萬人再次聚集抗議,晚間更演出攻占立法會失序場面,香港情勢幾近失控。

敏感時刻,美駐港澳總領事館6月14日突然宣布,由國務院主管中國事務助卿史墨克代替唐偉康出任美駐港澳總領事,於7月履新,習川會又對香港問題避而不談。這兩個訊號,是否代表美中之間已就香港問題取得共識?

美國與大陸在香港問題上有戰略利益衝突,但也有許多共同利益。首先,美國企業在香港有10萬名職員與雇員、投資總額高達800億美元,華爾街的大公司都在香港設有辦事處。因此,在中國大陸重視美國在香港投資所帶來經濟利益的同時,美國也關切自己在香港的投資利益,以及美國港企職員與雇員的人身安全。

其次,美國每年都有數以10萬計的旅客前往香港旅遊,美國太平洋艦隊每年都有航空母艦與航母打擊群和其他軍艦停靠香港,艦上官兵上岸度假。對香港來說,是重要的旅遊收益;美國更關切美國旅客與艦上官兵的人身安全。香港是全球重要金融中心,美、中都在香港進行美元交易。香港固然是美國透過美元交易維持美元霸權地位重要市場,人民幣未來要成為一籃子貨幣也要靠香港來進行人民幣交易,確保香港繼續成為全球金融中心,符合美中兩國的共同利益。此外,香港是中國對外進行情資交換的重要渠道,是美國了解中國大陸的橋頭堡與情資交換中心。

香港是美國與中國大陸高度競爭也是共同利益匯集之處,雙方在香港問題的鬥爭上,必須有所節制,甚至從衝突中建立默契,這是一種理性戰略的選擇。從美國低調處理香港問題,可以看到中美調控競合關係的理性因素。這是蔡英文必須體認的大國關係本質,作為棋子的台灣必須小心,不要表錯情、會錯意而走過了頭。

#習川會 #香港 #蔡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