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G20召開前後,全球矚目的中美貿易戰與美朝核僵局峰迴路轉。首先是中美領導人達成共識不再互相新增加徵關稅,並且雙方繼續進行貿易談判,同時川普單方面宣布美國企業可以繼續供應產品給華為,使中美之間不論貿易戰還是科技戰皆大幅降溫。其次最讓世人跌破眼鏡的是,在出席完G20峰會的川普竟然和文在寅一同前往板門店,親自踏上北韓的土地,並與金正恩攜手進行會晤。

●挽救支持度

此外,正當川普準備向日本揮舞貿易大棒之時,安倍晉三成功以一紙促進對美投資和提振美國就業的計畫案換取川普打消加徵關稅的念頭;而此前伊朗高調擊落美國全球鷹無人機之後,川普則在最後一刻取消報復伊朗的軍事打擊命令。這些跡象皆表明,自比天高、頤指氣使、我行我素的川普,突然在6月中下旬十分短暫的時間內,接連對不同國家在重大問題上退讓妥協,甚至主動擺出十分柔軟的姿態,而究其根源關鍵便在於川普急於挽救他在國內大幅下滑的支持度。

《華爾街日報》與美國國家廣播公司6月下旬的民調顯示,有52%的美國民眾對川普「非常不舒服」。昆尼匹克大學6月的民調則指出,如果在一對一對決之下,民主黨的6位候選人都將勝過川普,而川普落後各個民主黨對手的幅度分別在5%至13%之間,前副總統拜登和桑德斯分別贏過川普13%和9%,參議員華倫與賀錦麗分別超過川普8%和7%,而另外兩位知名度較低的布克和布塔朱吉也都勝過川普5%。

關鍵是連一向最為保守且公認最傾向川普的福斯新聞所公布的民調,川普竟然同樣也輸給民主黨的5位候選人,其中拜登以49%勝過川普的39%,而桑德斯則以49%勝過川普的40%,由此可見川普的民意支持度確實告急。《華爾街日報》還指稱共和黨內部的民調顯示,川普在17個州都落後民主黨對手,包括佛羅里達、北卡羅萊納、密西根等左右美國大選的關鍵搖擺州。

導致川普民調連續數周跌落並被對手反超的主因,在於對華貿易戰已嚴重傷害美國農民、進口商和消費者的利益,而對華為制裁限令又打擊了有關美國供應大廠的獲利,貿易轉移效應則導致對華市場依賴度高的美國出口商利潤陡降。對華加徵關稅的不少產品在美國國內沒有替代產線,進口商仍須從中國進口,加徵關稅實際上變成由進口商和消費者承擔。有研究顯示自去年中美貿易戰爆發以來,美國國內產品價格平均已上漲3%,美國家庭平均要為此多負擔414美元。

▲抗壓力不足

美國國內不同群體普遍對貿易持久戰的耐力和抗壓力遠遠不足,通過民意調查和媒體輿論的傳導機制,再加上總統競選啟動以來民主黨對手的抨擊和挑戰,這些都對川普連任構成實實在在的挑戰。影響美國外交決策的因素雖是多層次和多變數,但隨著國內選戰日益白熱化,國際經貿和安全問題對國內經濟與民意的影響加深,而內政民意又將反作用於對外事務,在明年大選前白宮和國務院的外交決策將不僅取決於國家利益,還將服務於川普的選舉訴求。

以當前情勢來看,川普將急於和北京達成貿易協議,也急於在朝核問題上有重大突破,同時也不敢貿然對伊朗開戰,而這些又將牽動美國的印太戰略布局,包括對台灣牌和南海牌也會更加審慎評估。民調和選舉考慮將實實在在影響川普的外交決策,當民調波動幅度越大、波動頻率越高,對外交決策的影響程度將越大、影響時間將越短,川普的民調波動起伏在未來一年多,勢必將成為影響美國外交決策走向的重大新變數。(作者為中山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研究員)

#川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