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於今年6月27日解除台灣「打擊非法捕撈漁業不合作國家」的黃牌警告,蔡總統欣喜表示:「我們達成了解除黃牌警告的目標!守護年產值400多億的漁產外銷,我們成功了!」然蔡總統似乎高興太早,對於台灣遠洋漁業的亮麗光環背後,至少16000名境外僱用漁工的血淚,竟視若無睹。

美國非政府組織自由之家於2019年世界自由度調查,台灣雖得93高分,然報告中特別指出對外籍漁工人權保障不周為扣分項目。另據英國環境正義基金會調查,境外僱用漁工超時工作、挨餓受凍,遭仲介剝削,血汗工作皆歷歷在目。當然筆者深信並非所有中華民國漁船業者都涉及剝削漁工,但各國媒體揭露的資料顯示,「血汗海鮮」的人權困境確為台灣遠洋漁業的汙點。

整理我國境外僱用漁工的人權困境如下:

一、執法面:未能徹底執行《境外僱用非我國籍船員許可及管理辦法》,相關保障紙上談兵。

依1982年《海洋法公約》,公海上船旗國有權亦有義務對船舶(包括漁船)行使有效管理。故中華民國政府除應確實保障掛中華民國旗之船舶上的漁工權益,也應禁止我國漁船經營者透過「權宜船籍」規避中華民國法律。

現行法下,管理境外僱用漁工的規範為《遠洋漁業條例》下的《境外僱用非我國籍船員許可及管理辦法》(以下稱管理辦法)。管理辦法保障外籍漁工最低薪資、最長工時、保險等基本福利,立意良善,然國內外報導卻對漁業署執法成效提出質疑。

《管理辦法》第23條規定,經營者應填具漁工僱用名冊、登錄管理系統、並轉送主管機關申請許可。然實際常有境外僱用漁工人數低報情形(幽靈漁工),故人數資料未必與事實相符。因此漁業署連漁工人數都難以掌握,如何期待能確實進行勞動檢查。且遠洋漁船常年在外作業,天高皇帝遠,縱使有法可管,漁業署也曾表示「的確無足夠的人力做勞檢。」致法令施行至今因違反漁工人權而受處罰案件寥寥可數。對比自栩「很會做事」的蔡政府,執法不彰與怠惰甚是諷刺。

二、結構面:仲介評鑑能解決無良仲介剝削問題?

據報遠洋漁業經營者為求生存、降成本,長期仰賴仲介於開發中國家招募境外漁工。但仲介品質良莠不齊,惡劣仲介哄騙境外漁工上船,常無故扣薪、扣證件、甚至將漁工丟包,使遠洋漁業宛如大型人口販運場。現《管理辦法》明列「仲介評鑑」制度,但主管機關「得」自行決定是否辦理。漁業署曾說會辦評鑑,但至少目前於漁業署網站上,仍未公開仲介評鑑結果,故是否真的能由評鑑根除無良仲介問題,令人存疑。

漁工問題複雜難解,然有關單位與利害關係人若有心解決,筆者認為可行做法:

一、政府從速落實執法與分工:《管理辦法》關於仲介管理、漁工工作條件等已有詳細規範,甚至也參考國際勞工組織188號漁業工作公約內容加以制訂。故政府應從速落實執法(如:仲介評鑑、勞檢)。且因遠洋漁業複雜,須漁業署、海巡署、勞動部完善整合、協調分工,並配置充足人力執法,才有機會改善惡劣現況。例如漁業署為協助漁業發展而設,與漁工勞權問題不無利害衝突,故勞動部應挺身而出而非事不關己。

二、漁業經營者應善盡企業社會責任:政府本應強化執法效能,但漁業經營者、漁業公會亦不能對漁工人權問題視若無睹。以目前國際對於產品溯源意識提高的趨勢,進貨商與消費者皆更加重視產品來源所涉環保、人權問題(如:知名運動廠牌即曾因童工等問題被抵制),故經營者除應遵守法規要求,更應把漁工福利與企業獲利整併思考,善盡企業社會責任,也能避免消費者抵制的惡果。

東晉時陶淵明為兒子找來一位僕役,同時提醒兒子「此亦人子也,可善遇之。」陶淵明推己及人的美德,用於為中華民國漁船離鄉背井服務的外籍漁工,亦是同理。提醒蔡總統,高呼「現在做台灣人很有面子。」之餘,應以切身之痛改善這群無選票外籍漁工的人權處境。否則解除了漁業黃牌卻忘了這張「人權黃牌」,不僅讓台灣失了面子,更失裡子。

(作者為法學教授、律師)

#漁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