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民主政治的發軔始於18世紀的美國獨立與法國大革命,二次大戰後更由於諸多新興國家的普遍採用,而蔚為風潮。加上冷戰時期的需要,主張「一人一票,票票等值」的民主體制與民粹主義,遂成為對抗共產極權極為有力的利器,使得自由民主成為普世價值,所向披靡,民主不但是舉世公認的最佳政治制度,更是保障自由經濟趨向國際化的最佳守護者。

不過,隨著1991年蘇聯的解體,東西冷戰畫上了句號,結果並沒有給世界帶來更多的和平與福祉。相反的,在已實行民主的老牌民主國家,如英國、美國、日本、法國等民主大國,卻紛紛出現經由民主選舉產生的國家領導人「平庸化」與「世俗化」的現象,令人懷疑實行民主的後果竟然如此不堪。

學者專家開始探討現代民主政治到底出了什麼問題?又該如何進行改造以避免這些弊端。只是迄今為止,還沒有設計出一套既能真正體現民意,又能透過選舉產生菁英領導的制度。看來民主雖不是完美的制度,然而要想有另一個合乎民主精神的制度取而代之,恐怕也非短期可以實現。

隨著現代科技的進步,尤其是網路科技的突飛猛進,已經嚴重威脅民主政治最重要足以反映真實民意的基礎,而存在於虛擬世界製造假民意、假新聞與一切事物均可以造假的技術,如此等同摧毀了民主政治信實的基本架構,變成可以任由不肖政客把持玩弄民主的虛假後果,嚴重扭曲了民主的真實性。

這樣不能反映民意的民主政治,相信就不是大家願意認同接受的制度,使得原本已備受質疑與考驗的民主,受到更嚴峻的挑戰,目前還看不到任何足以有效防範網路假民意的新制度出現。

這種現象已發生在美國、法國等總統制國家的大選中,也在台灣即將來臨的2020總統大選中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現在的大選,傳統的樁腳作用已大大降低,網軍、小編則是新寵,幾乎每位有意問鼎大位的候選人,必須及早培養能在網路虛擬世界呼風喚雨的能手,以在關鍵時刻發揮左右選情的功能。

選舉已脫離了以往對選民動員的重要性,在乎的是網紅以及能調動民意的聲量。民主選舉已從現實走入虛擬,從對人的依賴演變為對科技的掌握。進而在執政的過程中,養網軍、養小編、製造網紅、製造聲量、裝百姓、裝民團,以扭曲選民投票的意向,也都成為現代從政人員必備的技能,方能確保選舉勝選與日後執政的優勢,得到假民意的支持。

這樣發展下去的民主,是一個沒有溫度、沒有人性、沒有人情的機械化民主,難道這就是我們共同追求的普世價值嗎?看來網路會成為壓垮民主最後的一枝稻草,極有可能,卻未必是大家所樂見。

(作者為國立高雄科技大學前校長)

#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