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說,無論是在現實生活中,還是在歷史上,過度算計的人多得是,如過江之鯽,但是這些過度算計之人,不僅損人也會害己,最後都很難有好的結果收場。

美國總統川普可能是美國歷史最為過度算計之人,估計在美國歷史上會前無古人、後無來者,肯定是無人出其右。川普做企業、做商人幾十年,表面上風光多年,但頻頻破產,目前連企業的稅務報表都無法陽光於天下,其中情況如何,外人都只能是一頭霧水。但可肯定,川普一輩子企業經營都在算計國家稅收,算計霸凌其他企業,而不是通過正常的市場競爭方式來進行。

2016年美國總統競選,與當時美國的社會政治背景有關,與美國絕大多數中低收入的民眾希望一位新的總統來改革既有的社會利益結構和現實有關,儘管這是當時社會之趨勢,但也與當時美國的思潮及川普深度算計有關,而川普這種算計把外國的力量都用得淋漓盡致。就知道,川普做任何事情都會沒有底線。對於一介書生氣的民主黨候選人來說,在這種情況下根本就不可能是川普的對手。

川普美國競爭競選勝利之後,川普更是會感覺到他這種過度算計的這一套是致勝之法寶。所以,川普總統競選勝利之後,其執政更是把這種過度算計應用得爐火純青,無所不套上這種過度算計之思路。只不過,川普這種過度算計所達到目標有長短之分而已。

比如,川普上任後所有的經濟政策核心,就是如何通過貿易戰讓全球正在向好的經濟製造混亂。所以,川普上任之後,他以「美國再偉大」、「美國第一」為幌子,認為以往與美國簽署的所有的貿易協議都不好,都不公平,都對美國不利。因為這貿易協定不僅搶奪了美國工人的就業機會,導致美國工人的失業,也讓外國剽竊美國的知識產權創造了機會,導致了美國企業競爭力下降等。所以,川普的口號及貿易政策就是要重新來談判貿易協定,否則美國就得對國外進入美國的產品加徵關稅。所以,川普總統一上任,就與世界各國打起了關稅戰,對歐盟、日本、加拿大、印度和拉丁美洲都成為他的戰利品,對中國貿易談判更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爾反爾與升級,從而掀起一次又一次貿易摩擦的高潮。

但實際上,從幾百年來的世界經濟文明史來看,專業化分工及規模化經濟是現代經濟效率及社會福利提升最好的方式。而貿易一體化及經濟全球化實現這種經濟目標的最好方式。事實上,近百年來,尤其是近幾十年來,經濟全體化更是讓世界各國都分享到巨大的貿易一體化利益,只不過各國的利益分享有大小之分而已。對於美國來說,美國基本上處於全球經濟一體化的這個體系的頂端,其獲得的貿易一化的利益最大,這根本上就不用說的事情。否則,即使川普這個不是成功的商人在上任總統前,也會把其生意的觸角伸向中國及俄羅斯等地。所以,川普心知肚明,經濟全球化,貿易一體化是利益所在。川普也知道任何兩國貿易戰的開打肯定是兩敗俱傷的事情。

但是,為什麼川普知道任何貿易戰都是兩敗俱傷的事情,他還是要掀起一次又一次與他國的貿易戰呢?其實,這就是川普的一種過度算計,一種更大規模、影響更為深遠的算計。川普總統上任之後,其目的就是要通過這樣的一些方式來顯示其在任上的能耐和業績,以便再一次欺騙美國選民讓川普總統競選獲得勝利。

因為,通過挑起一次又一次地與他國貿易戰,不僅可以顯示川普權威,也可讓世界新聞媒體天天圍繞著川普轉,每天都有他的新聞,每天都讓他坐在電視機前,同時也會讓國內民眾感覺到川普在為他們爭取利益。當然,更為重要的是川普要把世界各國的經濟重新陷入衰退的邊緣。如果真的到這個時候,川普肯定會大手一揮,停止對各國貿易戰,並讓世界經濟重新走向正軌。這樣美國國內居民要感謝川普,世界各國也要感謝川普,是川普拯救了快進入衰退的世界經濟。

同時,川普在通過貿易戰來造成全球經濟衰退,造成國際金融市場混亂之後,也是川普操控美聯準會的最好方式。近幾個月來,川普一直在採取施壓、謾罵、羞辱、恫嚇等方式攻擊美聯準會及美聯準會主席鮑威爾,其目的就是要讓美聯準會的貨幣政策寬鬆了再寬鬆。但是,按照實際的資料,到目前為止,美國經濟已經保持近130個月的經濟持續增長。美國工人的失業率創造了60年來的最好水準,而美國通貨膨脹率低很大程度得益為經濟全球化。在這種情況下,按照實際的經濟資料及美聯準會利率變化模式,要讓美聯準會的貨幣政策突然逆轉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川普就是要讓各國的貿易戰升級,以此來製造全球經濟混亂及造成全球經濟衰退。

可以說,在川普一而再再而三的威嚇和喝斥下,今年開始美聯準會的貨幣政策開始突然轉向,由貨幣政策正常化完全轉向美國的貨幣政策可能再度寬鬆。美聯準會這種貨幣政策的轉向是由於經濟形勢需要還是政治壓力所致,外部無法確定,但美聯準會減息聲明中的一個解釋就是由於中美貿易戰的升級,給整個經濟增加很大不確定性,如果這種不確定導致經濟轉壞,這將成為美聯準會減息的重要理由。在川普看來,如果他迫使美聯準會減息不僅能夠刺激美國經濟增長,也可以讓美國股票再次膨脹及價格上漲。而這些都是川普的業績。這種情況下,美國的選民豈有理由不投票川普當選總統呢?

所以,川普上任兩年半以來,毫不避嫌地為了謀取個人政治利益,毫不避嫌地製造種種事端,造成國家及社會之間的矛盾與突然,以此來顛倒現在的社會秩序及經濟利益關係,甚至於製造各種事端來搞衰美國及全球各國經濟。為了謀取個人政治利益,川普機關算盡,對美國及整個世界肯定後患無窮。對於全球各國來說,最好的方式就是不與他玩。目前美國眾議院議長斐洛西就是採取了這種策略。川普的最後結果就如他做生意一樣最後同樣會成為一個破產的商人。(作者為青島大學經濟學院教授)

#川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