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明年總統大選逼近,日前民進黨又出新招,蔡總統表示將再修正《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完成「懲治中共代理人條款」修法,嚴格限制為中共進行「危害國安的政治宣傳、發表聲明」或「參加中共所舉辦的會議」,讓人不禁慨嘆,民主進步黨怎麼蛻變為極權進步黨了?

「言論自由」及「集會結社自由」均屬廣義的「表達意見自由」,是憲法明文保障之人民基本自由權利;如果沒有表達意見的自由作為基礎,社會只有政府所允許的單一言論,民主政治就成為空言,因為人民無從選擇。因此,除非為了保護重大公益而有必要者外,國家不得立法限制表意自由。也因此,民進黨在黨外時期就推動「廢止《刑法》一百條(內亂罪)」、「廢除《懲治叛亂條例》」、「廢止《檢肅匪諜條例》」、「保障非暴力的叛亂言論自由」,到了蔡英文執政,也宣稱要「保障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進而言之,對於表達意見自由進行限制時,標準必須「具體明確」,不得以「模糊、空泛」之標準加以限制,否則不但人民無所適從,政府更有上下其手的空間,藉以戕害人民之自由權利。

細繹民進黨這次的「懲治中共代理人條款」,其一為「禁止台灣人民、法人、團體或其他機構為中國大陸黨政軍機關(構)、相關團體或其派遣人之代理人,危害國家安全或社會安定。」其中「中國大陸黨、政、軍機關」尚屬明確,但「機構」範圍多廣即有所不明,所謂「相關團體」及「派遣人」就更是模糊不清,至於「代理人」一詞更讓人困惑不解。

試問,如金管會顧立雄主委以往任職的萬國法律事務所,有律師於國際會議中代表中國之仲裁機構進行論文發表或討論,或代理大陸某團體於我國進行訴訟,是否構成「對岸之代理人」?是否應予重刑伺候?

再者,「懲治中共代理人條款」之二,係禁止「台灣人民、法人、團體或其他機構與中國黨、政、軍機關(構)及相關團體或其代理人從事危害國家安全之政治宣傳,或接受其指示或委託而為之;及出席或參加其所舉辦或與其共同舉辦之會議,發表危害國家安全之決議、共同聲明或相應聲明」,這更是嚴重侵害人民言論自由及集會自由。同上,由於「中國黨、政、軍機關(構)及相關團體或其代理人」之範圍不明確,此不啻使任何參與兩岸交流活動之人均有可能觸法。再者,何謂「危害國家安全」的內容高度空泛不明,運用之妙在乎政府一心,不啻給予政府毫無節制限制言論自由的權力,根本就是自由倒退的最佳例證。

蔡政府既然如此熱衷於懲罰共諜,不如宣布重新進入動員戡亂時期,並恢復《懲治叛亂條例》、《檢肅匪諜條例》及舊《刑法》一百條,嚴懲一切「隔海唱和」、「為匪張目」的行為。

筆者竊以為《懲治叛亂條例》第5條至第7條之規定應該最深得蔡政府之喜好:「參加叛亂之組織或集會者,處無期徒刑或10年以上有期徒刑。」(禁止參與對岸會議)「散布謠言或傳播不實之消息,足以妨害治安或搖動人心者,處無期徒刑或7年以上有期徒刑。」(嚴懲假新聞)「以文字、圖書、演說,為有利於叛徒之宣傳者,處7年以上有期徒刑。」(打擊附匪言論)

在野追求言論自由,執政高喊國家安全,是否為嗜權玩法之小人,歷史當有公斷。

(作者為中華民國憲法學會副祕書長、律師)

#懲治中共代理人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