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位美國亞洲專家,包括前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卜睿哲、前AIT台北辦事處長包道格與前國務院亞太助卿董雲裳等,日前在《華盛頓郵報》發表公開信,警告美國「視中國為敵」政策有害於美國與全球利益,建議美國應與盟友合作幫助中國大陸融入世界。川普在G20習川會降低與中國對抗姿態後,這封重量級聯名信對中美關係及美台與兩岸關係的可能影響,須審慎評估。

這百位亞洲專家認為,美中關係惡化不符合美國與全球利益,儘管他們認同北京近日的行為令人憂心忡忡,也需要強力回應,但他們對美國的對策表示憂心,他們的建議可歸納三重點。第一,美國把中國視為經濟敵人與國安威脅將適得其反,只會減弱大陸溫和派的影響力,反而讓鷹派抬頭。第二,美國想讓中國從全球經濟體系中脫鉤,壓迫盟國站在同一陣線,但這只會傷害美國的國際角色與聲望,破壞所有國家的經濟利益。第三,害怕中國取代美國成為全球領袖,或成為主宰全球的軍事強權,恐怕是擔心過頭。

北京對百位亞洲專家的建言,應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是他們主張「不要以中國為敵」,應與盟友合作將中國納入更開放的國際社會。憂慮的問題至少有四點。首先,師心自用的川普會聽取他們的意見而不再「以中國為敵」並放棄他的「反中」大戰略嗎?

雖然100位亞洲專家的建言很有道理,但對川普來說很可能是「掉入聾子的耳朵」。他入主白宮前後的這段時間正是「反中」政策高唱如雲的時代,他的崛起也受益於「反中」的氛圍,可以確定的是,如沒有極大的誘因,不可能放棄「反中」政策。

其次,過去幾年不斷推出「友台」法案與修正案的美國聯邦國會議員,會接受這100位亞洲專家的意見而改變他們的作法嗎?2017年起,美國聯邦國會議員已陸續通過《台灣旅行法》、《亞洲再保證倡議法》等友台法案,連續3年《國防授權法》夾帶的友台修正案,近期內《台灣保證法》的通過也將無懸念。國會議員樂此不疲通過這些友台法案與修正案,一方面是蔡英文政府全力推動,一方面是美國國會議員覺得大陸「過度霸凌」台灣所致。

第三,2020年是美國大選年,「反中」氛圍如何降溫?川普在共和黨內早已定於一尊,但民主黨總統參選人中高舉「反中」大旗的也不乏其人,像前副總統拜登就自稱他在「反中」政策上將會比川普更為厲害,加上聯邦參眾議員為了競選或連任也都會以「反中」來譁眾取寵。在這種情況下,難怪中國大陸會懷疑「反中」氛圍如何降溫。

第四,百位亞洲專家的主要建言就是和盟邦以及夥伴合作,以維持威懾力創造中國能有機會參與、更開放且更繁榮的世界。這種建議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卻絕非易事。

今天的美國再也不是冷戰初期的美國,付出最多,自可對盟國予取予求。當前,無論是北約聯盟的強化、印太戰略的推動,還是尋求盟邦在南海的合作,美國已不再能高高在上發命令,而必與盟友商量。除了軍事聯盟之外,經貿上的聯盟,如《跨太平洋夥伴協議》,更必須以平等的態度相互協商,而不是一上台就棄之如敝屣,稍有不從就祭出懲罰性關稅。過度強勢又難以預測的美國,將讓盟國愈來愈求自保,而與美國保持距離。

問題是,要美國對盟友低聲下氣,不要說川普做不到,恐怕連溫和的歐巴馬也做不到,更何況說服盟友曠日費時,非短期內所能竟功,自非一向心高氣傲的美國所能接受。

不過,正如百位亞洲專家所言,美國的對中強硬政策,並未收到預期效果,不僅美中反目,美國的盟國也離心離德。以美國商務部對華為的禁令與制裁為例,中國固然受傷,美國的盟國也因川普政府的要求不盡合理,而有自己的考量,美國的廠商也因川普朝令夕改而無所適從。

儘管中國大陸對川普與美國國會是否會接受百位亞洲專家的建議,表示高度懷疑,但是中美兩國仍應為各自的國家利益各讓一步。G20後的「習川會」再度給習近平與川普一個機會重啟中美貿易談判,希望雙方政府能盡可能嘗試在「不以對方為敵」的氣氛下,進行「合則兩利」的諮商,共創雙贏。

#旺報社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