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將赴陸管制三讀 參加政治活動「終身」取消退俸

罵蔡政府沒做事的人真的錯了,蔡政府拚得很,只是和你預期的方向不搭軋。不忙著拚經濟,而是忙著沒收公投、禁止退將及涉密退休高官去大陸參加政治活動,違者重罰。接著立法院下會期還要完成「中共代理人」修法,管制人民、法人、團體或(媒體)機構和大陸交流。台灣民主路走了快30年,蔡政府竟然走回思想審查與言論管制的老路,認為可以踐踏民主自由而不必付出代價,如果真讓蔡政府如此為所欲為,將非常可怕,也非常悲哀。

威權時期是沒有思想與言論自由的,爭取民主改革的先烈前仆後繼,順著民意潮流及時代大勢,終於衝破禁錮打破威權體制。原本《刑法》100條內亂罪的條文是「意圖破壞國體、竊據國土或以非法之方法變國憲、顛覆政府,而著手實行者」,讓威權政府可以大肆逮捕異議者,民主化後條文修改為「以強暴或脅迫著手實行者」,亦即思想無罪,有強暴行為才有罪。

自此,台灣終於成為一個自由的國度,除有暴力非法行為,否則人民思想、言論及表達的自由權都受到憲法的保障。這裡的人可以自由的相信他的信仰,選擇他的認同,表現他的喜好態度,發抒他的理念想法,還成了亞洲第一個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家。

蔡政府在修法終身禁止退將、前高官參加大陸慶典活動後,準備繼續打造了一個更大、更全面的鐵網。蔡總統7月5日下午在臉書貼文「立法院下一個會期,還會繼續努力,完成『中共代理人』的修法,嚴格規範人民、法人、團體或機構為中共進行危害國安的政治宣傳、發表聲明,參加中共所舉辦的會議」。內容簡直包山包海到外太空了,大陸是一黨專政,黨政軍和社會各組織團體的關係千絲萬縷,所謂「危害國安」更是定義模糊,可大可小,全拿捏在當權者手中,想整誰就整誰,這不和過去的威權時代一樣嗎?

次日《中國時報》依據蔡總統臉書內容質疑,是「召回《刑法》100條」,是「復辟思想犯」,當天下午總統府企圖為總統圓謊,發言人偷梁換柱把蔡總統「中共代理人」修飾為「境外代理人」,宣稱美國、澳洲都有類似立法。但國外規範的是「遊說代理人」,規定在取得代理契約後要向政府登記,並合法進行遊說活動。但蔡政府要規範的不是「遊說代理人」,而是要全面獵殺所謂的「中共代理人」。

依據蔡總統臉書的敘述,所謂「中共代理人」不需要證據證明得到中共資金或受到中共委託,只要「為中共進行危害國安的政治宣傳、發表聲明,參加中共所舉辦的會議」即可入罪。換言之,只要意見和大陸有相應和之處,即可視為中共代理人,或其主張及言論和蔡政府主旋律不同,就可能成為被獵殺的全民公敵。這不是集權國家才有的恐怖管制嗎?這還不是《刑法》100條的復辟嗎?

追殺「中共代理人」有兩個政治功能,第一,發明一個新罪名,給自己創造一個法律工具,以對付任何討厭的媒體、組織或個人。可以想見,只要主張有和大陸接近之處,例如大屋頂理論、求同存異之說、加強交流溝通之主張、探討一國兩制的新模式等等,都有被列為代理人之風險。到大陸參加學術論壇,與會者期許兩岸重新攜手並作出聲明,就可能成為成了「中共代理人」。

第二,阻止任何政治力量企圖和大陸找到和解共識,既然與「匪」唱和都是罪人,你不知道哪句話會和大陸合拍,只好閉嘴自保。台北市長柯文哲的「兩岸一家親」原本可能開創的和解空間,有了「中共代理人」的紅色大帽子後,還不嚇得皮皮剉嗎。無論哪個政黨、哪個團體或哪個有心化解對立的人,只要去和大陸談得氣氛不錯,回來就會被扣上「中共代理人」罪名而一棒打死。蔡政府切斷在野黨和大陸對話並獲致和解成果的機會,讓自己成了兩岸唯一對口管道,而這個唯一管道的作法是不打交道,那兩岸豈不陷入永遠的死局?蔡政府認為這對民進黨的永續執政有利,是嗎?

揚起獵殺「中共代理人」的旗幟,蔡政府鐵了心不讓兩岸有和解的機會。在漫天大帽子的鎮壓下,寒蟬效應立顯,全台灣將被綁得動彈不得,唯有蔡政府的論述可以發聲。綠色恐怖加一言堂,台灣的民主自由正在滴血。

#中共代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