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C本周照例又開罰中天新聞台,若含限期改正之處分,這已是今年第13起對中天的行政處分,亦即平均1個月2次,應是目前上架頻道中裁罰密度最高的。

這13起對中天的行政處分僅有2次針對未設獨立審查人而要求改正營運不當缺失,餘11次皆與內容報導有關。NCC引用《衛廣法》第27條第2款要求頻道業者注意事實查證與公平原則,大幅開罰中天,總計累積6次330萬元罰鍰。值得注意的是,處分理由為違反事實查證的9則新聞報導中竟有6則與韓國瑜或選舉直接相關。

單從前天NCC開罰的「小韓粉哭訴」新聞來看,因中天未以馬賽克方式處理入鏡小童的顏面,遭NCC以違反《衛廣法》第27條第3款之妨害兒童或少年身心健康罰緩60萬。乍看之下,處分理由正當,然2012年蔡英文競選總統之三隻小豬的小額募款報導,所有電視台皆未以馬賽克方式處理小朋友臉面,但NCC當年卻未裁罰任何一家業者!

當然本屆NCC委員相較於前面幾屆有自己的政策優先選項,更在乎內容管制,故傾向對內容報導做實質審查,電視台的裁罰件數也比前屆高出許多。然而,即便本屆委員寄望用嚴苛標準檢視內容報導,都不應忽略NCC的裁決須遵守行政一體,展現一致性。故當NCC決定要強勢介入內容報導時,則應具體說明本屆之內容裁罰標準與前任有何不同,並舉具體事證,以便電視台製作新聞時有所依據,避免誤觸地雷區。

其次,NCC的強勢介入似與其一貫主張的內容自律矛盾。NCC過去幾年來一直透過換照制度,要求各電視台設倫理委員會,外聘的專家學者須過半數,強化其獨立性,以保證內容品質。同時間為應付假新聞的肆虐,NCC更要求業者修改倫理委員會章程,藉以清除假新聞的製造溫床。故NCC多次親上火線,正反映了其不信任自己推動的自律機制。進一步言,NCC多次要求電視台於現行編審體系內設置獨立審查人,除將造成電視台的內部事權不統一,管理困難,亦會與倫理委員會之事後審查制疊床架屋,更表明了自律機制的失敗。

縱使NCC委員對內容品質有很強的使命感,但匡正內容恰恰不是成立NCC的主要宗旨。民進黨政府正壓縮5G釋照的整備期限,然產官學界尚對某些議題如頻譜上限,頻譜共享機制等,未有一致看法。NCC此時應花更多精力聆聽外界意見,擘畫頻譜使用規則,而非一昧動用行政手段,強行介入電視台的內容製作,反阻擾其一再宣揚的言論多樣性之滋長。

(作者為元智大學資訊管理學系教授)

#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