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初選即將揭曉,其中3位參選人韓國瑜、郭台銘與朱立倫都說:「蔡英文最怕我。」然而蔡英文卻老神在在反唇相譏:「他們比較怕我。」韓、郭、朱心中所謂的「怕」是直指蔡英文治國無方、天怒人怨,他們任一人都比蔡治理得有效。但蔡英文則以香港「反送中」運動中,200萬香港人的示威抗議直指是印證她反對「一國兩制」所啟的共鳴。蔡英文將計就計,把這股活生生的港人怒潮轉移成威嚇台灣老百姓恐共心理,進而支持她的國安說帖,這比任何競選詞令更有效。

對蔡英文來說,「一國兩制」對選民的威嚇較之她治國無能更能吸引選票。民進黨初選時,蔡英文已用來擊倒她的對手賴清德,自然有恃無恐相信這招也可擊敗國民黨的任何對手。

香港的「反送中」運動原為對特區政府修訂《逃犯條例》所引發的一個獨立事件,但為反中共的民主人士借題發揮,無限上綱,進而攻占立法會,造成傷亡的暴亂事件;之後因勢利導,更與特區政府對峙,提出六項訴求。內容包括撤銷控訴示威者、取消暴動定性、追究警察開槍責任、撤回逃犯條例、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下台以及反DQ(反對撤銷某些議員的參選資格)。顯然,這個運動已經成為香港全面性的政治運動,名為對香港特區政府,實則為針對北京的中央政府「一國兩制」的政策,明目張膽地對「一國兩制」挑戰。更有甚者,反送中運動沒有終止的跡象。根據香港媒體報導,示威運動從原本年青人或學生主導轉換成香港各行政區主導,出現遍地開花的形勢,愈演愈烈,毫無終止的跡象。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最後宣稱修訂《逃犯條例》的工作「完全失敗」。其實如深究其底,看到200萬香港人走上街頭示威,為這區區的《逃犯條例》修訂竟然提出六大訴求,且與該條例修訂幾無完全的關係,是否就同意特首所說修訂《逃犯條例》的「完全失敗」,進而引喻特區政府治理香港的失敗,更據此而認為「一國兩制」也面臨失敗的檢驗?如果這個推論能夠成立,顯然「一國兩制」何去何從,從這次事件後將徘徊在十字路口中。

中共以香港作為「一國兩制」實施的樣本,對台灣具有指標作用。本次反送中運動能否判定是一個失敗的個案,本質上還要看北京對這次事件的定性來做分析。

事件發生後,中共駐港的官方機構中聯辦一直沒有立即的反應,直到7月11日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在香港慶祝中共國慶70周年籌委會成立大會時才首度表示了挺特首林鄭月娥的談話。他說:「中央堅定支持林鄭月娥行政長官和特區政府繼續依法有效施政、積極作為。」這句話中最具關鍵的字眼便是「繼續依法有效施政、積極作為」12個字。 從「反送中」事件中,香港特區政府雖做了依法施政,然而並沒有達成有效與積極作為的結果。北京政府先前表示的「支持、尊重、理解」並沒有評價特區政府的作為是否有效。從最大的尺度來看,這段話可以理解為北京政府不希望以後再有類似事件的發生。因為這是對中共「一國兩制」最具傷害與打擊的重創。

民進黨藉這次事件因勢利導,其反對「一國兩制」的說詞達到了阻嚇民眾的最大效果,對蔡英文吸收選票來說絕對是一項利多。而國民黨雖也不斷反對「一國兩制」,但承認「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對中共的「一個中國」政策來說,如何疏理這一新而複雜的情勢,給「一國兩制」最滿意的解釋,顯然是一個刻不容緩的工作。

(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政治學研究所講座教授)

#一國兩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