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瑜經過5家民調機構的評比,以總平均數44.805%在參選5人中勝出,並將於27日國民黨臨時全國黨員代表大會提名為2020總統大選國民黨的候選人。本質上,5家民調機關代表了學術、媒體與專業的組合,在全民監視下進行,具有公平、公開與公正的可信度,程序的正當性是無庸置疑的。

然而對韓國瑜的出線,社會大眾的心情是相當複雜的。與其說是喜悅,毋寧說更為沉重與焦慮。對未來的發展,與其說樂觀應對,毋寧說更是戒慎恐懼。對內,國民黨的團結問題幾乎每一個支持者都懂得是這個黨生死存亡的基礎;但不少人仍逃不出私人恩怨與利益糾結,對贏回執政為最終目標的決心,仍猶豫踟躅不敢作超然的跳出。對外,國民黨與韓國瑜懷有的「一個中國」情結、「九二共識」認知都在民進黨舖天蓋地、無限上綱的國安危機欺瞞下,蠱惑民眾產生對國民黨「賣台」的疑慮意識。韓國瑜在民調發表會中,面容上露出嚴肅且凝神諦聽結果,從其表示「無比沉重的壓力」談話看出內心交戰的端倪。

面對2020年的總統大選,國民黨如果無法作到團結,挑戰政黨輪替的大業註定失敗。國民黨自毀團結長城,沉浸「自作孽不可活」的模式將難以獲得民眾的認同。在民調進行期間,韓國瑜遭受黑韓各式各樣的打擊,對這樣一位標榜「庶民、地氣與草根」綜合形象的政治人物,與國民黨威權式結構的傳統文化格格不入。支持韓國瑜的韓粉為一群遠離權貴的普羅大眾與升斗素民,他們支持韓國瑜一方面是心理上出現的對峙;另一方面企圖為國民黨創造新的治理模式與官僚文化。自然政治利益取向給雙方畫下了認知的鴻溝,各行其是種下了分道揚鑣的結果。這種發展其來有自且根深蒂固,韓國瑜在九合一選舉揭開了改革國民黨的序幕,引起素民的共鳴。2020總統大選再升高了全面革新的另一壯闊的歷程。顯然,韓國瑜在初選民調獲得總平均44.805%的領先,算是對國民黨權威結構挑戰再一次受到肯定。

造成國民黨今天團結基礎難予整合的基本原因,實與嵌在其領導中心的老化有密切的關係,組織文化無法配合新時代結構的轉型,領導人物仍囿於傳統的官僚層級中打轉。韓國瑜的出現代表一個新時代的開始,而黨的領導中心也必須要配合,亦步亦趨,為一個新時代的組織文化奠基。它是民意依歸、市場取向及人才為本的競爭型組織,以新企業型態的架構來經營。在這個目標上,國民黨可以因勢利導,敦請有企業經驗的郭台銘來作規畫與領導,想必能帶領國民黨走出另一個新的境界。郭董有鴻海的成功經驗,懷抱使命取向的熱忱,想必能為國民黨創造一個新時代的企業組織文化。吳敦義勇於為國民黨團結大局著想,放棄尋求總統參選的宏觀思維,令人佩服,在此要為國民黨的團結,開拓明天另一個光輝政黨的誕生,期待吳主席再展現出恢宏的情操,釋放民胞物與的人格特質來為國民黨的團結布局,迎郭台銘出來再造國民黨歷史傳承的新任務。

韓國瑜另一個尖銳的挑戰便是民進黨抹紅文化的進逼。韓國瑜「貨出、人進、賺大錢」的兩岸政策目的旨在建立大陸市場,為台灣營建兩岸的經濟通路。蔡英文不惜以「中共代言人」抹紅,以危害國家主權與安全,造成人民對韓國瑜「賣台」的假象,此一圖謀對韓國瑜造成的傷害不僅是政治生命的打擊,更是人格尊嚴的毀滅,達到她騙取選票的目的。由於蔡英文政府幾近3年來的治國無能,天怒人怨。2018年九合一地方選舉民進黨慘敗,國內政治上的籌碼盡失,產生社會各方面不支持其競選連任的危機,遂利用國安危機,人民恐共心理,便成了她競選連任唯一攫取選票的重要手段。加上時值香港人民因「反送中」連動對中共「一國兩制」的反彈,愈加給予蔡英文仇共挑釁取得了人民恐共的正當性。

韓國瑜獲得了國民黨提名,如何擊破內外夾擊與挑戰是其首要任務。對內要殫精竭慮營建黨內團結,對外,消除民眾恐共懼共疑慮,贏得選民信心,莫此為甚。更重要的工作便是藉機與大陸溝通,將台灣人民的危機感攤在陽光下檢驗,千萬不能讓蔡英文的抹紅文化得逞。

(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政治學研究所講座教授)

#韓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