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的監委陳師孟申請調查審判馬英九被控洩密案的法官有沒有濫用自由心證,真的是把監察院當東廠、把監察委員做成當權者排除異己的殺手。面對這種人,司法院祕書長呂太郎跟他提什麼尊重審判獨立,猶如對強盜談仁恕之道,浪費口舌。

有句話說,打蛇打七寸。若想制止陳師孟這種胡搞的監委,大家應該找提名陳師孟當監委的蔡英文總統,拜託她至少應該給她這個總統、給民進黨留個餘地,出面管管她放出來的這個咖,不要把監委當到這種令人厭惡的地步。否則明年的總統大選,大家會把陳師孟這筆帳算到蔡英文頭上。

說起前總統馬英九被訴洩密案,涉及關說案件的民進黨立院黨鞭柯建銘安然無事,反而是義憤填膺的馬英九被官司搞了好幾年,一下子無罪,一下子有罪的,讓社會有種道德錯亂的感覺。好不容易官司打到最後,法官給了馬英九無罪的判決,卻輪到法官被陳師孟找麻煩。

依我的看法,不論是一審或者二審的法官,他們聽了陳師孟揚言說要調查他們是否濫用自由心證,他們即使沒有笑到從椅子上跌落,也肯定笑到噴飯。因為,法官們都知道,人心難測,就連老天爺都把不準凡人的心,更甭說陳師孟一個小小的監委,怎麼去查法官的自由心證。

我沒有取笑陳師孟的意思。別說查專業法官的自由心證,陳師孟恐怕連自己的老婆晚上跟他枕邊細語時,他都沒辦法查覺他老婆的真正心思是什麼,有沒有跟他講東,而心裡想的是西。

暫不談什麼審判獨立這個大題目,就依陳師孟說的,由他去調查法官的自由心證好了,我第一個質疑的,是陳師孟怎麼查法官心裡的想法,查法官怎麼形成他們對案件的心證。而即使問出了法官形成心證的內容,陳師孟又如何指證法官的心證是濫用?畢竟這心證還有自由兩字在裡頭。

更何況,陳師孟即使把監察院當東廠使,但現在的監察院監察權,猶如一隻缺了牙和爪的老虎,看了嚇人,實際上還咬不了人。監察院的老虎牙,全被拔走,放到了司法院的公務員懲戒委員會,或者職務法庭裡頭。陳師孟再怎麼折騰,最後,法官的應不應懲戒,還是在司法院手裡。

基於這個事實,法學素養極高的司法院祕書長呂太郎,實在不必跟著陳師孟這種不知審判獨立為何物,只知為自己政黨、為一己之利服務的人瞎起鬨,跟他談什麼保障審判獨立,勿傷害司法價值這種高水準的觀念。

司法院大小官員最好的辦法就是把陳師孟這種意圖干預司法帶有威脅法官意味的動作,當跳梁小丑,任由他跳到醜態畢露,給我們民主社會當笑話,讓我們街頭巷尾泡茶時添點樂子。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陳師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