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最近嚴打股市違法犯罪,12名台籍分析師在上海被公安約談,其中3人遭刑事拘留、4人取保候審,新聞喧騰一時。大陸A股市場近期頻頻爆雷,許多業績良好、資訊透明、高投報率的優質上市企業(俗稱白馬股),紛紛出現問題。光是今年年初以來,就有24家上市企業因財務異常,被證監會列為ST股(特別處置股票)。其中不乏像康得新這類號稱「新材料大白馬」的明日之星,多次被證監會處以停牌處置,連帶股價一路崩跌、成為雞蛋水餃股,近期可能被強制下市。

股市亂象頻傳,除反映大陸證券市場發展仍不健全外,也與證監會加強監管有關。過去大陸股市定位多站在企業籌資角度,提供方便的上市籌資服務,對投資者權益保障著墨不多,上市企業負責人造假違法成本過低,造成道德風險(moral hazard)機率的增加。監管法規約束力道不強、罰則過輕,使得許多上市企業負責人基於龐大個人利益考量,寧願鋌而走險、做出違法違規行為。

例如上述康德新事件,即使犯案情節重大(作假帳虛增利潤高達119億人民幣),但根據現行《證券法》,證監會對康德新所能做出的最嚴厲裁罰,不過60萬人民幣。公司負責人罰款也只有90萬人民幣與終身禁止進入股市。很明顯不符比例原則,也提高上市企業違法違規的誘因。

為了改善此一現象,4月底大陸人大常委會通過爭議許久的《證券法》修訂草案,加重證券違法違規罰則,新任證監會主席易會滿上任以來,陸續推出許多前所未見的監管舉措。例如主動立案調查未揭露年報的上市企業,深交所更在一日之內宣布7家企業暫停上市交易,若再加上近期12名台灣分析師無預警遭到上海公安約談,在在顯示加強監管、整治亂象,已成為證券監管部門的重要核心工作項目。

這不是件壞事。北京正全面推動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打算提高直接金融比重,修正當前市場融資結構過於偏向間接金融的局面。要有效達成這個目標,市場化、法制化缺一不可。特別是市場化在實施多年之後,相關的法制卻未同步跟上,使得市場亂象頻傳,連帶也影響投資大眾的信心,甚至造成資源配置效率低落,這都需要大刀闊斧的改革。當然,這也為近期證監會加強以法治市的作為,提供一個合理的解釋。

不過,加強監管雖可為短期市場亂象整治帶來立竿見影效果,但長期而言,開放、進一步的市場化,仍是健全證券市場的不二法門。一方面,引入新的外部投資人,可以帶來鯰魚效應,加速市場改革步調。另一方面,提高外資法人或機構投資人比重,可以減少人為炒作,避免市場波動過劇。根據大陸國金證券最新統計,截至2019年第一季為止,外資持股總市值雖較2018年底增加5300億人民幣,但占A股總市值比重卻仍只有2.8%,相較過去並未有明顯增長,也遠低於內資持股比重。這對證券市場長遠發展來說,顯然不是個健康的方向。

因此,站在健全陸股的角度來看,現階段大陸政府要做的,除了加強監管之外,也應同步甚至加速開放市場,兩者基本上是並行不悖的。今年以來,不管是主動或被動,大陸政府確實在開放市場方面做了相當的努力。包括1月底證監會大幅將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QFII)投資A股總額度從1500億美元放寬1倍至3000億美元、3月初成功爭取MSCI將A股權重從5%逐步提高至20%、6月中旬正式啟動滬倫通等,都是鮮明的例證。

開放的方向是對的,但還是不夠,陸股根本性問題在於人為干預過多、市場化及法制化不足,外資對這個市場仍心存畏懼,不敢輕易進入。特別是資本管制遲遲沒有進一步鬆綁,甚至為了阻貶人民幣而加強控管,也讓外資擔心錢進得去卻出不來。這些問題是北京在市場開放的同時,需要深入思考改善的。畢竟對當前大陸證券市場來說,走向市場化、法制化、國際化是必然趨勢,在這個過程中的「管」與「放」拿捏至為關鍵。

#旺報社評 #A股 #監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