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副祕書長林飛帆人生第一份「正職」工作就坐擁月薪9萬元,而他的起手式,便是四處「潑紅漆」,連宗教界也難以倖免。連中國佛教會理事長淨耀法師都說了「這種人就是社會亂源」的重話。可見,林飛帆可以獲得高薪高職務,民進黨看中的就是他具有「政治鬥爭」的專長。

共產主義是無神論,但宗教自由在台灣受到憲法保障,因此當前兩岸的宗教交流,無疑地是台灣的宗教影響大陸。民進黨常以中共對台「統戰」的說法,企圖對台灣人形成寒蟬效應,但對於宗教交流,反而應該是中共要留意大陸人民會不會被台灣所「統戰」吧?

台灣民間社會的道教、佛教重要神佛,絕大多數都是先民從大陸「分靈」而來,故兩岸民間宗教交流的動力往往也多是基於「回鄉祭祖」的觀念。然而,如今宗教組織或團體卻硬被執政黨高層指為「遭敵滲透」,這已涉及了打壓宗教自由的憲法權利。

政權現正遭受強力挑戰而岌岌可危的民進黨,不惜以「潑紅漆」的民粹手法,把「綠色恐怖」擴散到民間宗教團體或組織,其實是為了即將制定的「中共代理人」條款預作鋪陳,並作為其選戰操作的主軸。也因此,諸如反對民進黨政策的「反同團體」、媒體、村里長等,都一概被林飛帆指為遭中共滲透。

劍橋大學教授David Runciman在其所著《How Democracy Ends》書中提到,美國總統大選失敗一方的選民,傾向認為總統領導的行政部門落入了外國代理人的控制,或是暗地裡相信總統是個共產黨員或穆斯林,要不然就是受到了華爾街的挾持,他們都另有圖謀而不會遵循民主。持此「陰謀論」者原本應是輸家,但川普總統是贏家卻仍然搞這一套,如指控主流媒體蓄意製造假新聞,甚至他在選民票輸給希拉蕊而成為「少數總統」後,仍指控是因為對手在選舉中舞弊。

「陰謀論」是指控對手躲在民主制度之下而不會實踐民主,因此要把他們揭發出來,而這也正是民粹主義的邏輯。民進黨目前正把台灣的民主帶向逆退,就如同土耳其、波蘭和印度等國一般,當權者也把反對者指為和外國勢力勾結,或受到外國間諜滲透等。民進黨為了政權保衛戰,以「潑紅漆」方式將反對者全塑造成「敵人」,再用法律把國家權力滲透到民間各階層,其實已顯現了「極權主義」的前兆,全國民眾都應有所警覺。

(作者為世新大學兼任副教授)

#林飛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