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粹德國先以選舉上台,掌握媒體、製造假消息以洗腦人民,掌控特務、逐步分化迫害特定族群,以6年時間達成「沉默的螺旋」、消除不同聲音。再為鞏固獨裁權威對鄰國挑釁宣戰、造成全國青壯人口死亡一空!

近日《金融時報》境外放不實消息、中央社明確改作假消息、國安機關接手將「報紙轉型成情報」、交付專門執行政治迫害的檢察機關,意圖打擊在數量上已經極少的監督媒體,抹紅競爭對手。由於頂著國安大旗,無法排除這個政府在民意與選舉大勢將去之時,發動恐怖行動,毀滅台灣民主法治於瞬間。

《金融時報》發了一篇〈台灣初選提升了對中國政治影響的恐懼〉,捧場蔡政府、貶抑民主團體。全世界絕大部分媒體都有立場,這樣的訴求也不為怪。

這篇報導充滿事實錯誤、以主觀評論代替客觀呈現。譬如說:「旺旺在2006買中視、2008買中國時報和中天」,事實是:中國時報在2002買中天,在2005買中視;旺旺在2008向中國時報一起買下3家。反映記者對唾手可得之資料都不查,更遑論內幕資料的可信度。

蔡政府對中天的壓制該報導只提到1案罰100萬,但事實是累積裁罰已600萬。如果完整揭露,歐美讀者當可警覺,這不是特例個案,而是政府對特定媒體系統性的迫害與壓制言論自由。

該文報導韓國瑜以大比例勝出、所附圖片是人民歡欣鼓舞;提到在「兩岸媒體人北京峰會」中,台灣媒體人對大陸領導人「怒吼嘲笑」。但對照蔡政府自己的發言:「不同於過去,這次不少中南部地方電台也受邀與會,蔡政府核心人士感嘆連賣藥電台都被滲透。」蔡政府顯然認為台灣媒體對大陸過於友善,該記者的引述至少與蔡政府相反。

以上事實即使不去解釋為認同,也無法得到「對中國政治影響的『恐懼』」。這個結論只是該記者本人、或背後日本業主的期待。

但該文一上網,中央社立即加料改為假消息,偽造標題為〈金融時報:國台辦直接控制台媒 吹捧特定參選人〉,與原文標題完全不同,且原文中既沒有「國台辦直接控制台媒」,也沒有「吹捧特定參選人」的句子。而國安機關立刻接手,依照中央社偽造的標題,交付特定檢察機關「偵辦」。

其中所謂「國台辦直接控制台媒」,原文並無「控制」一詞。是說有個暱名的中天記者,爆料大陸會「指導」主筆室。這是完全不了解台灣媒體架構,記者歸屬編輯部,不會知道主筆室的運作;而且,中天也沒有主筆室。至於「吹捧特定參選人」包括中央社在內的政府隨附媒體都是一樣。都屬於言論自由範圍,就和網路上任何一篇酸文一樣,應由市場去評價。

國安機關竟然拿這種暱名的剪報搞「偵辦」,這種的情報水準,令人毛骨悚然!

德國牧師尼穆勒在戰後才反省為何在戰前沒有出聲?維護台灣民主法治香火、和平生活方式,人民不能不出聲!

(作者為世新大學副教授)

#蔡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