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政府第二任以降,台灣社會迎來多場的大型社會運動。尤其是2014年初的太陽花學運,更是開啟「公民覺醒」與「超越藍綠」的第三條路線,展現不同於傳統政治的姿態。這股浪潮,也順利把虛無聲量轉換成為實體力量,諸多小黨、公民團體或無黨政治人物如雨後春筍般出現,2014的柯文哲、2016的時代力量,就是其中佼佼者。讓許多人都以為顢頇腐敗、仇恨對立的政治風氣已然改變,台灣即將迎來更美好的時代。

但隨著柯文哲聲勢大起大落;部分公民團體與小黨以「台派」之名,自甘成為民進黨側翼;時代力量鬧路線分裂,第三勢力出現不挺綠就自相殘殺的廣泛現象,再加上太陽花學運的標誌領袖林飛帆,放棄時力邀請參選區域立委,選擇加入過去3年批評甚多,連初選都罔顧程序正義的民進黨,擔任副祕書長之職。可以說,這場浩浩蕩蕩,曾經令人盼望甚深的政治試驗,已然宣告步入墳墓,遭到背棄,徹底失敗。台灣政治,仍是意識形態掛帥。

中間路線失敗,回歸藍綠政治的趨勢,獲得數據佐證。根據政大選研中心的政黨喜好長期調查,台灣的中間選民比重在2011年跌落谷底,僅30.4%,然而從2012年起呈上揚趨勢,於2018年達到高峰,以49.1%超越藍綠總和。但在2019年上半年,中間選民卻驟然下降6.6%,藍綠反而同時成長,總和超過中間比重。所以說,在第三勢力退潮,藍綠政治回歸的情況下,許多受益於2014浪潮興盛的政治勢力,可以預期在即將到來的2020選舉中,都將走上衰微的道路。

以總統大選來說,過去主打超越藍綠,但根據美麗島電子報民調,在今年1月時還領先藍綠群雄的柯文哲,如今已然落後給韓國瑜和蔡英文,陷入邊緣化的頹勢。目前只能頻繁向泛藍色彩鮮明的郭台銘釋出善意,期望能共組政治聯盟來追求大位,或是為其棄選找台階下。

而在政黨發展方面,在制度上本就受限於選舉制度和得票門檻而難以出頭的小黨,由於自願小綠化的作法,在藍綠對立激化的2020選舉中,更將難逃泡沫化或是被淘汰的命運。根據台灣競爭力論壇在本月19日公布的調查,就顯示不分區政黨票,國民黨和民進黨分別能獲得42.6%和25.1%的支持率,而小黨除時力尚有3.6%,在5%門檻邊緣外,其餘都不超過0.3%。

要知道,雖然在2016選舉,小黨僅有親民黨和時代力量在34席不分區中共斬獲5席,不過總體得票率在有利的政治氛圍下,仍達30%之譜。但如今不僅2016未獲席次的小黨仍難以翻盤,而有席次的橘、黃陣營,其命運亦分別維繫在與柯文哲的合作和路線整合上。

整體來看,考量到民進黨將遭時代力量、喜樂島聯盟及其他小綠政黨的分票,國民黨的不分區有望上看18席。倘若以現有4席原住民與20席區域立委計算,藍營則需在2020多斬獲15席區域立委才有辦法在國會單獨過半。就2016綠營有26席立委得票率在55%以下,以及選區改制,民進黨的立委選情確實如陳水扁所說,相當悲觀。

總體來說,回歸藍綠的2020大選,揭示著過去幾年來第三條路線的失敗。未來小黨要發展,必須汲取依附大黨不可行的失敗經驗,真正走自己的路。此外,增加不分區席次、聯立制選制和內閣制等制度問題,也將是小黨能否發展的關鍵所在。

(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助理研究員)

#小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