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態學中有所謂的「偽裝」現象,生物藉著自身形體和顏色的經營,以致與環境融為一體,騙過天敵的眼睛而達到自我保護;也有生物藉著「擬態」而以假亂真,長得像毒蛇或有毒花草,讓其他生物不敢招惹或吞食。

每4年1次的總統及國會大選又快到了,角逐大位的人物與政黨,也在進行各種經營台灣的過去與未來的擬態想像,想在兩岸對峙中找到新定位,也在中、美、日、韓縱橫捭闔中裝飾自己,為小國寡民的「這個國家」尋求生路。

兩岸雖仍處於敵對狀態,但開放三通以來,早已形成某種經濟互利共生的關係。2018年台灣對大陸、香港出口占出口總值的41%,出超高達831億美元,以生態學術語來說,兩岸是互利共生的。

國民黨初選中,韓國瑜以「保衛中華民國」、高舉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贏得大量支持而勝出,在各階層選民中凝結出「鋼鐵韓粉」;韓國瑜的「貨出得去,人進得來」是在這個保衛「中華民國」的前提下來進行的。

我們的政體保留於《中華民國憲法》所定義的狀態,譬如說,憲法第4條「中華民國領土,依其固有之疆域,非經國民大會之決議,不得變更之」,成為持續兩岸連結的法理基礎。就現實而言,中華民國「這個國家」的主權及治權所及遠比憲法定義小很多。這種虛胖,當然是一種「擬態」,儘管「虛張聲勢」,卻是贏得中共信任的保護色,得以延續「兩岸一中」的競和遊戲。

「中華民國」這個標誌好用,民進黨的造勢場合中明明看不見一面國旗,蔡總統和柯文哲市長今年元旦都在總統府前升旗典禮中,輕巧地舉這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這是演給對岸看的。近日蔡總統走訪加勒比海數國,現場少不了中華民國國旗當背景,借殼上市,是一種「心不甘情不願」、最低限度的偽裝;儘管如此謹小慎微,虛擬作態,也招來喜樂島等獨派團體極度不滿,另組政黨,要亮出墨綠的台獨顏色,成為民進黨的激進側翼。

就島內政治而言,民進黨恨極了以「青天白日」為黨徽的國民黨,3年來炮製了違法濫權的「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和「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等「獨立機關」,把國民黨視為如同德國納粹一樣的法西斯組織,法力所及,不僅要查封國民黨黨產,還定義救國團和婦聯會等為「附隨組織」,把國民黨讓台灣免於赤黨控制的歷史功勳一筆抹消,對於台灣這過去70年的發展重新解釋,敷塗以另一種無以名之的歷史擬態。

近1年來以民進黨為多數的立法院通過了「國安五法」,食髓知味,在新會期還要進行「中共代理人」修法,搞台灣版的「綠色麥卡錫主義」,近日甚至把主張保衛中華民國的媒體打成「紅色媒體」,將展開全省「反紅色滲透說明會」,法未修,先祭旗,蔡政府想像台灣遍地腥羶,滿街紅色狼犬,把反對人士塗成敵人的顏色,看到影子就開槍,反噬台灣民主成果,埋葬多元與自由。這種想把台灣搞成「清一色」的擬態看似勇敢,實則頹廢,只會給台灣帶來災難。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退休教授)

#民進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