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韓國瑜提出「庶民經濟」的選舉訴求後,「庶民經濟」一詞忽然變得時髦起來。然而,它真正的意涵為何?為何受到民眾支持?可能許多國人還不太清楚。

「庶民經濟」意指和社會一般人的生活息息相關的商業和生產活動,廣泛包括了食、衣、住、行、育樂所有相關行業。它們的進入門檻較低,一般平民百姓可以相對容易地進入這些行業當老闆或受雇為勞工。和其相對應的是高科技產業,不管是當老闆或雇員,都沒有那麼簡單。

庶民經濟集中在非金融和資訊的各種服務業中,以及製造業中的傳統產業,特別是經營困難、獲利微薄的中小企業。他們是近年台灣經濟發展下的停滯企業,以及微薄待遇長年幾乎不漲,難以支撐房貸和育兒的基層勞工,政府各種輔導和協助方案通常不會落實到他們身上的大群企業和勞工。

台灣「庶民經濟」近年難以發展、相對落後有多種原因,但一個重大原因就是政府的「產業政策」。經濟部從2011年起將一個口號喊得震天價響:「三業四化」,也就是「製造業服務化,服務業科技化及國際化,傳統產業特色化」。聽起來立意良善、眼光遠大,所以也被「國家發展委員會」認可為「產業優化」的指導原則。經濟部所有產業輔導都依循這些原則,否則通常不在輔導範圍之內。

結果,大量政府資源投入落實這些原則之後,產生了極大的偏失─製造業能進行「服務化」的通常是中大型企業,中小企業無法受惠,故技藝難以精進,多只能外移求生。服務業的「科技化」經常是建置一些電子產品來提高服務效率,造成受惠的是高科技和電子業,一般服務品質沒有輔導、難以提升,例如餐館業除少數有口碑的飯館外,到處都是「地雷」;按摩業除極少數連鎖品質較整齊外,一般國人根本不敢上門。

傳統產業「特色化」雖有些成果,例如紡織業,但資源配置有限、關照的行業太少,多數「傳統產業」根本無人聞問,形同任其自生自滅。「三業四化」的稱謂這幾年雖然慢慢消失,但其幽靈還籠罩在各種政府方案之中,影響力不減當年。

「三業四化」難以改造庶民行業甚為明顯,因為只強調一種面向,就忽略了其他、甚至可能更重要的面向。例如服務業最重要的絕對不是「科技化」,應該是服務品質的「精緻化」,因此,即使經濟成長尚可,但幾乎都集中在高科技業,特別是電子業,也許加上金融業、生技業和資訊業,多數其他行業停滯不前。到頭來,7、8成勞工對經濟政策完全無感,電子新貴子弟常常開瑪莎拉蒂跑車在東區馳騁,庶民子弟則憤恨不平。韓國瑜點出了問題,因而受到庶民的認同與支持。

為扭轉這些偏失,也許可考慮新的產業發展原則-「三業六化」:「製造業精密化、智慧化;服務業精緻化、國際化;傳統產業客製化、全球化」,配合「貨出得去,人進得來」,台灣人就發財了。

期待韓市長的理念可以為台灣帶來轉變,成為未來執政團隊的標竿,為庶民打造「幸福新台灣」。

(作者為台灣經濟研究院顧問)

#庶民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