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社會目前普遍陷於一個思考如何選擇的沉重課題之中。這篇文章不是為已做出決定的堅定獨派及堅定統派的讀者而寫,主要目的是在談如何思考。

台灣處在兩(或兩個半)大之間,如何親、如何友、如何抗、如何疏?都要先清楚認識兩個形勢:

首先,是思考空間的問題。台灣的思考空間,也就是能自我作主決定的空間相對很小。美國曾一度很大,幾乎可以為所欲為,但現在已不是。台灣的思考空間,可能不比新加坡大多少,因此,台灣應更多地關注非自己能主導影響的各種大形勢與大趨勢,一如下文所述。

其次,是思考邏輯也就是如何思考的問題,可以從6個角度觀察:

一、經濟體量之比較。經濟體量的具體內涵包括GDP、市場規模、人口、產業規模與結構等,按大小順序排列,有些(如GDP),是美、中、日、台。有些(如市場規模),是中、美、日、台。對台灣而言,不存在排他性的為難選擇,值得注意的是相對變化的趨勢,例如中國大陸2010年GDP超過日本,10年後的今天,日本GDP僅相當於中國的4成而已。

二、軍事體量之比較。將各軍種(陸、海、空、導彈及太空)實力綜合來看,強弱順序的排列無疑是美、中、日、台。

三、社會體量之比較。社會體量具體是指「對外」立場的凝聚力,再具體一點說,針對兩岸關係這一課題而言,中國大陸的凝聚力很高,台灣則相當分疏,至於日本、美國,並不明確。

四、趨勢。更值得關注的還有以上3種體量綜合起來變化的趨勢,大致看來,中國大將持續變強,美國、日本則不變或相對變弱,台灣想維持不變,但顯得吃力。

五、空間距離。這是影響台灣未來相當關鍵而又難以改變的因素。台灣距中國大陸近,日本離中國也不遠,美國則與西太平洋的中國大陸、日本及台灣甚遠。這樣的地緣戰略形勢,明顯地在面對及處理台灣問題時,更不利於美國,更有利於中國。

六、台灣在中、美、日博弈三方中的「價值」定位。很明顯,台灣之於中國大陸的價值,涉及主權與領土,甚至還有地緣戰略,是「目的性」的,很堅定;台灣之於美國與日本的價值,主要在於制衡中國或必要時與中國交易,因此是「工具性」的,有彈性,也很不確定。

這6項指標或形勢,應是台灣各界在思考台灣未來的基本邏輯跟參考座標,必須看到,其中有些是不變的,如空間距離與價值定位,有些則是與時俱變的,如經濟、軍事及社會3種體量,在變與不變之間,如何審時度勢,這是對台灣人民,尤其是為政者道德與智慧上的最大考驗。

齊宣王問孟子:「交鄰國有道乎?」孟子對曰:「有。惟仁者能以大事小;惟智者能以小事大。」又說「以大事小者,樂天者也;以小事大者,畏天者也。」以小事大,古有勾踐事吳,今有新加坡周旋於強鄰之間。台灣的未來,取決於智,而非匹夫之勇、煽情之勇。

新加坡「畏天」,台灣亦能「畏天」乎?

(作者為香港鳳凰衛視資深評論員)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