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民主化之路走了近30年,走著走著漸漸起了點疑惑:最初的10年大家熱血澎湃推動改革,李登輝執政時代邁入民主化進程,夢想落為現實,近20年後,期待換來失望,憤怨取代熱血,樂觀變成茫然消沉。韓國瑜去年在高雄掀起的韓流,正代表選民對政府治理能力退化的抗議。至今韓流熱潮難退,菁英階層必須面對一個大哉問:是不是我們太重視民主,卻忽略了治理?

民主當然重要,能夠從威權體制和平轉型為亞洲自由民主的標竿,是非常重要的成就,也是全民的寶貴資產,民主更是台灣有別於大陸之處,是中華民族復興的重要資產。台灣人民因而珍惜自己的民主體制,也堅決對抗任何對台灣民主的威脅,這也是以往民進黨狂打恐中牌、指控對手賣台都能奏效的原因,因為選民會反向同情忠誠保護台灣的捍衛者。

但這也造成了一些問題,例如,民進黨很輕易就把兩岸敵我陣線拉到內部,在人民之間畫分敵我,這不但撕裂社會、阻斷和解,更嚴重的是消耗了我們整體的精力與注意力。民進黨政府就算治理不彰也不用太擔心,因為兩岸號角一吹,治國績效的問題便靠邊站。兩岸既吸走了大部分的精力,又能掩蓋治理不彰,治理問題便變得沒那麼迫切重要了。

台灣民意對政治人物及政黨的汰換非常無情,而且耐心愈來愈短。民主化之後,雖然每個總統都做滿2任,但2任做完都以失敗告終。基本上第1任意氣風發,第2任人嫌狗厭,最後民怨沸騰換黨執政。縣市長、立法委員、議會民代的汰換同樣殘酷,幾乎看不到如美國白髮蒼蒼、資歷數十年的重量級立委與議員。在政治權力換手頻繁的狀態下,施政往往短線思考,務期盡快可以開個成果發表會,長期的事情既耗資源、時間,自己還不見得收割得到,就不容易受到關注。

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如果有權力的人都不注意國家長期發展問題,將來的我們及下一代必將面對,因我們現在的不在意而留下來的困境。這無關兩岸,也不涉敵我,而是全民都會面對的困境。國家治理者必須有系統、有遠見地予以籌謀解決,例如日益年輕化的毒品泛濫、越治災害越嚴重的防洪治水、少子化、老年化趨勢及其安養照護、經貿競爭力的加強、改善外資吸引力、AI人工智慧對就業的衝擊評估與因應等。這些問題都需要有長期的政策,並持續投注經費與心力,遺憾的是,重大政策往往換一個黨竟換一個思路,何況執政者願意花在這方面的心力實在太少。

這些年來藍綠惡鬥嚴重,往往不問是非只看立場,顏色對的就萬事皆對,顏色不對,對了也變錯。政權一輪替,前朝的施政計畫就被推翻,前朝的成就被批得一文不值,前朝有錯更是窮追猛打,以昨非來彰顯今是。但國家的成長就像蓋樓房,應該是一層一層堅實地往上疊,最後成為能夠讓人民安居樂業、在國際間亮眼的摩天大樓。不好的施政固然要汰換,但好的政策卻應該延續,並給之前的主政者應有的肯定與尊重。否則台灣這棟樓雖然一直在蓋,卻不是結結實實地往上疊,而是一批又一批的人不斷拆舊蓋新,別的國家樓都通天了,我們還在底層翻來滾去,吵得一肚子怨氣。

大敵當前,大家都有保護台灣的共識,但要保護台灣,還必須努力讓台灣成長壯大,國家更富裕,經貿投資更發達,人民生活更幸福,才能讓台灣從體質上強壯起來。一個出生率全球倒數第一的國家,一定有些很深層很根本的問題存在,而這些問題能不能好好處理,對國家存亡的重要性不亞於兩岸問題,因為一個孱弱的國家是缺乏談判籌碼的。要捍衛台灣的民主,既要維護國家安全,也要以長遠的眼光及造福後代的使命感,好好在治理國家上全力打拚,而這應該是藍綠共同的認識,並且在一定程度上要能夠合作的。如果我們口口聲聲捍衛民主,卻留給下一代一個空洞衰弱的國家,這樣的民主又能發出什麼光芒?

中國大陸對統一充滿自信,認為「水到渠成」,既不在意藍綠兩黨「明獨」與「暗獨」之別,更不在乎由誰執政了,要按自己的步驟實現統一,台灣如果不能處理好治理問題,讓人民對生活滿意、對前途有期待、對國家充滿驕傲感,一味空談民主與主權,只會加速自我掏空。

#中時社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