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菸案爆深喉嚨!調查局新店站恐「丟功勞」

國安私菸案爆發至今,在媒體追蹤和國人的高度關注下,司法偵查動作看起來不可謂小,行政懲處名單也越滾越長,但隱隱然卻有一股力量企圖構築「防火牆」,並導引輿論風向與檢討究責方向。

但非常明顯,政府高層越是想抓緊案件發展方向,就越顯得欲蓋彌彰,社會民意就越加不信任與批判,民眾對民進黨權貴吃香喝辣的不滿情緒就越被激發。尤其日前本案又被離奇移交給台北地檢署偵辦,更是典型的「此地無銀三百兩」,要說沒有鬼還真沒人相信!

本案是由調查局新北市調處在桃園國際機場所查獲,依照檢調辦案的常理與慣例,原本應將此案的管轄權移交給犯罪發生地的桃園地檢署偵辦,但結果卻是最早發動調查此案的新店調查站幹員被排除在外,接著又將本案移送給與案情最無關連、卻與「政治」最有關連的台北地檢署偵辦。這是企圖掩蓋案情?還是高層因不滿此案被爆而有所「反制」?也難怪司法檢調界會議論紛紛,社會輿論傳言四起了。

眾所周知的是,台北地檢署號稱「天下第一署」,首善之都的北檢檢察官辦起政商大案,尤其動見觀瞻;而基於「檢察一體」的司法行政運作,北檢檢察長的任命除了專業與資歷之外,在高層政治上的認可更是司法界公認的默契。因此,本案不順理成章,卻跳過了案件舉報地的新北檢查署、犯罪發生地的桃園地檢署,偏偏就交給台北地檢署來辦,如果還說沒有特殊考量,這到底是在挑戰司法人的專業?還是考驗一般人的智商?

持平而論,本案目前所有跡證顯示,這應該是個因循陋習而後紀律蕩然,積弊越演越烈,導致一發不可收拾的走私貪瀆案件。事件追查偵辦至今,涉案的國安局、總統侍衛室、華航高層相繼浮現,這些人都必須依法嚴懲,但若說包括總統、府院級首長直接涉案,甚至說擴大為一個販賣私菸圖利的貪瀆集團,恐怕也誇張了一些。

問題是,有沒有涉嫌圖利貪瀆是一回事,應不應該負起政治責任是另一回事,而後者才是主事者能否痛定思痛、改正弊端的基本覺悟。國安局長很快就引咎辭職,政府高層顯然有意就此設下停損點,於是外界看到總統府及國家宣傳機器以所謂「歷史共業」和「超買」來淡化、模糊走私舞弊的本質,後來由於民意強烈反感,迫使蔡總統不得不出面道歉滅火,接著又發動一波強力的司法調查與二次行政懲處。

這些現象說明了,蔡總統處理此一國安危機事件,是以制式的「切香腸」模式來處理,當外界追查真相到哪裡,總統府便回應到哪裡,甚至虛飾狡辯,而不是真正誠實面對真相,從制度上徹底解決問題。高層希望把民怨之火閉鎖在國安局內,避免延燒到總統府,更不能影響到蔡總統的選情,因而把政治責任鎖定在國安局,卻漠視侍衛室隸屬總統府的事實。

總統府並宣布侍衛室交國安局督導,接著國安局交出調查報告,提出了兩大結論,一是由副局長進駐督導侍衛室,二是擴大連坐,連不知情的主管也得記過。問題是,前者無異是坐實了現行督導之責確在總統府,否則何來「轉交」國安局的調整?且侍衛室是總統府的建制單位,依法是由祕書長指揮監督,國安局此舉豈不是替陳菊扛事、甚至為她卸責?後者則是在新任局長邱國正還未真正掌握情況、完成調查結果前,即「不教而殺謂之虐」懲處數十人,這又如何能讓國安局內部服氣?如此惡劣地打擊局內士氣,又能如何要求做好國安工作?

本案繼續辦下去的衝擊,外界固然在看是否有真正大咖政治人物直接涉案,這一點可能性不大,但本案但對民進黨政府的殺傷力,絕對不只是目前表面所見而已。此案引爆出綠營派系這3年來陸續爭食搶占華航相關事業版圖,從華航高層、華膳空廚、華儲、華旅到台灣虎航、華夏航科國際、桃園空勤董總等人事,盡被民進黨人酬庸或空降所把持,這種以政治力全面踐踏、壟斷公股民營上市公司的醜態,才是真正讓民進黨改革假象破功的最大內傷。

國安私菸案是失敗的危機處理,即使拚命想把民怨之火擋在總統府之外,但所有民怨的起源都在府內,也將在府內引爆,這個事實不會改變!

#總統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