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組台灣民眾黨,注定將成為另一個親民黨,另一個新黨,另一個台聯黨,甚或另一個時代力量。道理很簡單,因為台灣的政黨政治其實是分贓政治,加入的政黨,都跳不出這個大染缸。

台灣的政黨政治會變成分贓政治,始作俑者是李登輝。在民主化過程中,李登輝為排除黨內外的雜音,用錢能解決的就用錢解決,用權位能交易的就用權位交易,是分贓政治的濫觴。

政黨分配不分區立委,這是政黨政治的基本原則,理所當然;但是政黨可以對外募款,捐給政黨的獻金可以列所得扣除額,同時納稅人每年還要拿出6億多元給政黨按選舉得票數分配,這不是政治分贓,什麼才是政治分贓?

民主化以選舉決定政黨輪替,首任民選總統李登輝無心健全文官體制,沒有帶頭清理解決威權時代遺留下來的龐大酬庸及機要官職,反而發揚光大,分贓攏絡黨羽親信,甚至分杯羹給黨外人士。從此,台灣每次選舉結束,每次政黨輪替,就進行一次大規模的政治分贓,分官授爵,雞犬升天。

就是因為分贓大餅太大了,政務機要官位、公營事業及其子公司、基金會多如牛毛,各政黨當然要拚命搶奪政權,政黨惡鬥、選舉割喉戰、用人看顏色也就不令人意外了。

政府預算更是塊大肥肉,幾年幾千億治水預算,是典型的分贓政治。一旦淹水就推給極端氣候,反正每個縣市都淹嘛,藉治水大家一起A錢,水愈淹分贓大餅愈大。

柯文哲說,要超越藍綠,其實藍綠惡鬥根源是為了爭食分贓大餅。柯文哲一組黨,就加入分贓行列。如果因此造成立院各黨不過半,台民黨成了關鍵少數,國民兩黨爭相拉攏,那麼,柯文哲在分贓政治的大染缸真可大顯身手了。

#分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