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禮拜美國正式退出《中程導彈條約》(INF),理由是俄國違反條約在先,而崛起的中國又不受《中程導彈條約》約束,所以川普決定退出中導條約,然後邀請中國和俄國一起和美國談一個新的三邊限武條約,也就是要把管制中程導彈的條約打掉重練。美國和俄國之間還有一個《新戰略武器裁減條約》將在兩年後到期,美國也不打算延長,一切重談。

「打掉重練」似乎是川普現在外交與經貿政策的主旋律:對現有的多邊貿易協定,他希望打掉,以兩兩雙邊取代;對《伊核協定》,他也退出要求伊朗重談。

北約對川普退出INF條約表示支持,但德國分析家指出,這樣一來歐洲的安全將出現一段真空期。當初雷根之所以會和戈巴契夫談出INF條約,就是因為蘇聯SS-20飛彈威脅到歐洲安全,美國想在歐洲部署巡弋飛彈以為抗衡,但歐洲有疑慮,所以才會與俄國談成一個限制中程導彈的條約以為保障。今若美國完全廢止該約,俄國將可肆無忌憚地發展中程導彈而毋須藏頭藏尾,果如此,歐洲的安全更加堪慮。所以歐洲必須加強演習、偵察,以及發展空中與海上發射的飛彈與反彈道飛彈系統以為抗衡,而這又可能點燃新一波的軍備競賽。

事實上美國已經準備要試射新型的陸基巡弋飛彈了。新上任的國防部長艾斯培也明白表示,新型中程核武將部署在亞洲,以抗衡中國。亞洲哪裡?不出日、韓兩國,但日本正在和中國改善關係,這時要部署以中國為假想敵的飛彈在日本,恐怕安倍晉三會有所猶豫。美國現在外交顯然是以亞洲為重點,國防部長艾斯培周末前往雪梨,展開為期1周的亞洲行;國務卿蓬佩奧到曼谷參加東協外長會議,希望順道調解日、韓衝突,但兩國似乎都不領情。日韓之間的緊張不斷升高,除相互貿易制裁外,南韓要停止情報分享,日本要在有領土爭議的竹島(韓國稱獨島)周邊演習。美國這時要在日、韓部署新飛彈,情勢就有點複雜了。

同樣地,中國大陸想加速中日韓三國自貿協定的談判,以瓦解美國在地緣經濟上的圍堵,也因為日韓交惡而讓自貿協定的談判命運多舛。美國的武器管制專家也表示,川普想拉中、俄兩國與美國簽訂三邊中程導彈協議,與現實差距太大。因為中國核武比美、俄少很多,中國自不願意這麼早就讓自己受限,於是新秩序的建立變得困難重重。

《伊核協定》打掉重練也一樣有難度。美國加強對伊朗制裁,希望把伊朗逼到談判桌上,但是《紐約時報》上周公布了從5月2日川普退出《伊核協定》對伊朗石油實行制裁後,對70幾艘伊朗油輪行蹤追蹤的結果,發現有12艘油輪不顧禁令,還是賣油給中國和地中海東岸國家,可能是敘利亞或土耳其。這比過去所知道的更多,顯示美國對伊朗的制裁並非每個國家都願配合。尤其川普升高對中國的貿易戰之後,中國大陸更沒有在伊朗問題上配合美國的意願。美國想約伊朗外長到白宮重談《伊核協定》,也為伊朗所拒。於是伊核問題也是破而未立。

中程導彈的撕毀、伊朗核武的僵局,加上美中貿易戰的升高、日韓的交惡,可說是千頭萬緒。要等國際秩序塵埃落定,呈現穩定的輪廓,恐怕還要好一段時間了。

(作者為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