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柯文哲主導並準備發起的「台灣民眾黨」,將在8月6日正式召開黨員大會,媒體報導的焦點大概集中在下面兩個層面的觀察:一是看準柯文哲已有心理準備參與2020大選,組黨目的則是需建立一支「陸戰部隊」;另一則是柯的政黨如要進軍國會,並搶攻立委席次,以備選後亟需的立法院發聲。說起來,這些評論認定柯選總統的取向是相當明確,現實意義也強烈。

但是筆者的觀察比較謹慎,認為媒體看到的固有其可能性,但還只是表面,至少上述觀察中並沒有暴露出柯文哲要競選總統的動機或他內心真正的想法。平心而論,如果一個人沒有一股理想或現實利益的動力,確實很難為將來一段艱辛競選過程去衝刺。

那麼柯文哲的組黨動機是什麼?以他的話來說,就是「創造台灣整體利益,及人民最大福祉」。不過這些話畢竟過於抽象,也太大眾化,任何一位候選人都是這樣琅琅上口的,而且也相信絕大部分台灣民眾聽了也不怎麼心動。但柯文哲說了,他應該是比較認真的。譬如說,對黨名堅持採用「台灣民眾黨」,不在乎外界的反彈,他就是有承襲1920年代蔣渭水政治理念的意義。

另一個組黨的動機,是柯文哲認為台灣民眾多年來已厭惡藍綠的惡鬥,必須要提供另一種選擇的空間,從早期推出白色運動,並且不認為九二共識、台灣獨立可當作台灣社會的中心思想,就是他跳出來組黨來鋪設「第三選擇」的動機所在。其實,他過去曾有多次不屑政黨政治的看法,諷刺「垃圾不分藍綠」,這次柯文哲自已也踩進垃圾裡,而面對自己的食言,可能他覺得用更「崇高」的理想就可交代。

因此,從動機的「理想性」來看,柯文哲的組黨與他是否出馬競選總統應該沒有絕對的關係。而這樣的判斷是否也讓我們可以更仔細觀察到柯文哲的動向:一是選擇參選是否有利於他的理想實踐?另一則是他的組黨是否為了他的理念可透過組織來實踐?

就第1個問題來說,答案是肯定的,但客觀條件及環境可能沒有提供柯文哲足夠的信心。譬如說,多次民調結果顯示柯文哲從沒領先過其他政黨的對手,未來他若有機會勝選,可能是建立在對手的錯誤上。但以柯的個性來說,他是不會允許自己的勝利是建立在對手的失誤上,如果得不到選民肯定,他可能寧願不選。

這是否表示他就失去了「理想實踐」的機會?這正好回答第2個問題。或許他組黨最重要原因,就是他的理念可透過組織來實踐,所以不全是為了參選總統而所作的部署。但是,我們也必須提醒柯市長,政黨固是一群志同道合同志的集合,但在現實的政治環境,他們的理念不見得與柯文哲完全重疊。

柯文哲曾說:「不要猜測柯文哲的行為,柯文哲是很難猜測的人。」或許本文的觀察有可能是錯了,但等著看吧。

(作者為澳門理工學院名譽教授)

#柯文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