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與韓國瑜:誰比較像邪教?」別急著質問,先容老夫下個結論:兩大黨已經確認的總統候選人,蔡英文跟韓國瑜,某種程度上都有「邪教教主」的潛力。2020總統大選,應該是中華民國總統民選以來,最接近「邪教對決」的一次。

當然,老夫不知道郭台銘與柯文哲最後會不會選,但他們二位比起蔡韓兩位,比較屬於「正常倫」一點。否則柯文哲也不會既揶揄又不服氣地說,如果台灣只剩下「菜包」跟「草包」可以選擇,實在真糟糕。

怎麼說「邪教」呢?簡單說就是,用類似某種宗教與信仰,號召他人相信與支持,一般的是非、道德與價值標準,相對地變成不重要。

批韓國瑜的論述很多,包括:「沒有政策底蘊、耍嘴皮式的」、「不談政策、不論價值」、「草包」、「落跑市長」等等。但既然如此,為什麼還有這麼多人支持?柯文哲一句「韓國瑜已成魯蛇代言人」,雖然太過菁英主義又有酸葡萄之嫌,或可為註腳之一。被罵成這樣,還能捲起風起雲湧,甚至激起更多粉絲堅定支持,絕不退縮。實在不可小覷,頗有金庸小說中「明教」、「日月神教」之風。

蔡英文呢?內政一塌糊塗,過度親美反中,將台灣帶入險境,最近的「國安私菸」危機,更徹底暴露她的治理無能,但是為什麼,還是有知識分子幫忙擦脂抹粉,甚至不少年輕人狂熱支持?有時看他們捧小英的話語,簡直像是看到天龍八部裡星宿派弟子拍馬屁的話:「星宿老仙,德配天地,威震寰宇,古今無比。」為什麼?只因為她「反中」,只因為部分年輕人口中的「芒果乾」(亡國感)。倘若如此,這不是邪教是什麼?

當「反中」成為執政無能的遮羞布,甚至反過來將成為整肅政敵的武器(國安五法與「中共代理人」入罪),更不提過去3年卡管、東廠、公投法修惡等「族繁不及備載」的惡行,知識分子或者「芒果乾」的年輕人,可以不聞不問,只因為「反中」成為一種政治正確,這不是雙重標準,不辨是非嗎?他們不是變成,某種程度上的「邪教教徒」嗎?

當然,「邪教」需要教義,才能支撐教主。因此,發明「為何支持掌握權力的現任者」的論述很重要,古往今來,絕對不乏專精此道的文人。例如陳芳明之流,就想得出「蔡英文把男性總統比下去」這類的奇文,足以名留青史。

除此之外,林飛帆加入民進黨,理由是「中國大陸史無前例的分化滲透」,林昶佐退出時代力量,力挺蔡英文,他們都焦慮中國大陸對台灣步步進逼,所以選擇挺蔡連任。這兩位政客的言行是否一致,姑且不論,他們給挺蔡者的論述就是,不管過去三年蔡英文做得如何,現在要對抗中國,只有挺蔡連任。

邪教教義一旦戳破,就不值一文。例如,為什麼只有蔡英文能守護主權?反對黨不能嗎?她的前任馬英九,能夠讓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坐在對面,雙方平起平坐,國際認為是兩岸平等對談,經濟學人還認為是大陸領導人最大的讓步,中華民國的主權沒有讓渡半分,蔡英文做得到嗎?

可惜的是,「芒果乾」的年輕人不會這樣認為的,不過這也不意外,洗腦很重要。華人世界上一次大批年輕人,狂熱地支持掌握權力的現任者,就是在毛澤東的文化大革命的時候,那時候毛也是一種「邪教」,比起現在,更為血腥與不幸。只能說,還好台灣有民主選舉,還有老夫這樣的人可以發表意見的空間。

至於韓國瑜的「邪教」,老夫不大有興趣去提,坊間談論已汗牛充棟。對韓國瑜的許多檢視,嚴肅且正當,不管是政見還是被質疑的包括農舍等問題,他都必須完整回應與說明,因為他已經代表國民黨參選總統。但韓國瑜畢竟只是地方首長,還不是掌握權力的人。他也還沒有做出什麼鎮壓言論、國安私菸、挑釁兩岸的壞事。相比起來,檢視蔡英文,比起來重要且迫切地多。

無論如何,蔡英文用「反中」取代過去的「愛台」,把台灣人一刀切,這樣的「邪教」,必然會有相對應的抗衡力量,韓國瑜的崛起,某種持度上也是植基於此。所以,別譏笑「韓粉」,某種程度上,「英粉」跟「韓粉」一個樣。如果要指責「韓粉」盲目支持韓國瑜,同樣的指責也適用支持蔡英文者的身上。

(作者為政治評論者)

#蔡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