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升級,美國將北京列為貨幣操縱者,並計畫在日韓部署中程飛彈。這些壞消息接踵而至,讓人感到了中美兩大強權往對撞又前進了一步。

經貿領域過去是中美關係的壓艙石,但隨著貿易戰不斷深化,反而加深了兩國的不信任。原本因國際分工自然形成的互利關係,變成了兩方角力的領域。

影響所及,北京和華盛頓最高層都感受到了貿易戰的壓力。川普甚至喊出,北京希望等一個民主黨總統來達成協議,他語帶憤怒的強調;絕無可能。同樣的壓力也必然反映在習近平身上。

川普強調讓美國維持偉大,習近平則強調實現中國夢和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東西方文明本來有很大的機會和解與合作。不過,現實主義學派和對陸強硬派日益占據美國對華政策的關鍵位置。

川普極為倚重的中國專家白邦瑞就表示,美國不願意和中國發生大規模戰爭,因為那是互相毀滅。但是美國不願意看到中國在國際變成主導力量。如果中國繼續成長,2050年中國的GDP將成為美國的3倍,「美國會成為中國的殖民地」。

這樣的看法在華盛頓逐漸成為主流,國會兩黨在對北京貿易強硬上異常一致。川普因勢利導,因此提出了美國不要一個均衡的協議,而要一個對美國絕對有利的協議,等於要北京俯首稱臣。對大陸來說,是很難吞下的苦果。

近來美國國內不斷出現熊貓派(實際是接觸加遏制派)和強硬派的辯論,前美國助理國務卿坎貝爾在《外交事務》發文,強調「接觸失敗,遏制行不通,美中需學會共處」。他的立意甚好,但提出的多半還是符合華盛頓利益,要北京服軟的建議。從他的文章也可以看出,中美關係不容樂觀。

#美國